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盼不回的华南虎

2015-12-01 浏览: 349 评论:0

摘要: 范以锦/文 又是重阳秋高气爽时,按习俗我回老家拜祖。走在小道上,望着层峦叠翠的山峰,忽然想起我童年上山砍柴时父亲的叮嘱:“见到老虎悄悄走开,不惹它,它不伤人。”这里曾是家乡华南虎栖身之所,也是被葬送之地。 ——引言 家乡就在广东省大埔县茶阳镇西湖村。茶阳是老...

范以锦/文

盼不回的华南虎

又是重阳秋高气爽时,按习俗我回老家拜祖。走在小道上,望着层峦叠翠的山峰,忽然想起我童年上山砍柴时父亲的叮嘱:“见到老虎悄悄走开,不惹它,它不伤人。”这里曾是家乡华南虎栖身之所,也是被葬送之地。 ——引言

家乡就在广东省大埔县茶阳镇西湖村。茶阳是老县城,从西湖村沿江而上五里路就到了。人多喧闹之地按理不会有华南虎出入,但县城不大,周围都是山,全县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峰有27处。西湖有一山凹称作老虎窝,还有一山坑叫野猪坪,从古叫到今。这名字应该不是随随便便起的。老虎是最喜欢吃猪肉的,近邻有野猪,老虎有口福。

孩童时,我家房屋坐落在近山的万绿丛中。门前,大枫树要几个人手牵手才能围拢,高枝上喜鹊“喳喳喳”的鸣叫平添几分喜庆与祥和。屋后,乔木以及各类杂树延伸至崇山峻岭中,还有漫山遍野的芒草、公式草。春天,布谷鸟催耕催种;秋天,燕子轻快地飞来飞去。白天,老鹰盘旋空中;夜间,野猪成群结队在山坑草丛、田间地垄觅食。那个叫野猪坪的山坑的水稻常遭野猪糟蹋。据说,华南虎有了赖以生存的植物群落和野味,就会将尿洒在宜居地的树枝上以宣示领地。这我可没见过,但有过“夜来忽闻虎啸声”的体验,也曾听村民叙说上山时与华南虎相遇的险境。华南虎抓不到野味就会进村叼走家猪。童年记忆里,至今仍留存村里家猪被华南虎叼走的事。我还目睹了抢救被华南虎咬伤的村民的场景,并近距离围观猎捕华南虎的战斗。

那是1951年初夏之夜,华南虎趁黑蹿进我村叼走村民饶衍梓家的猪,这猪是饶衍梓与近邻张志祥共同出资合养的。天亮后,饶衍梓的妻子与张志祥结伴而行,往山边走去,试图捡拾老虎吃剩的猪肉。约摸十来分钟便到了山边,未曾想到华南虎还未走远。两人踏入野草树丛中,动静大了点,将吃饱正在歇息的华南虎惊动了。衍梓妻似觉有异声,急转身。张志祥笑呵呵“有啥……”未等说完,华南虎跃身而起,扑了上来。张志祥被老虎咬住一阵撕裂,顿时皮开肉绽,鲜血直流,惨不忍睹,经村民急救,疗养数月才康复。

华南虎伤人消息不胫而走,惊动了城里人。自古“打虎称英雄”。事发当天中午,县城警方抱着“为民除害”的决心紧急出动。我家离现场约400米,6岁的我毫无畏惧跑步向前围观猎捕行动。但见猎犬在密林草丛中穿越,持枪警员紧随搜索,驱赶老虎的厮杀声、锣鼓声、鞭炮声与犬吠声连成一片,平静的山村被搅动得沸沸腾腾。大半天过去了,也未能把华南虎折腾出来,显然,华南虎早就躲进深山老林中。

此役29年后,离我村仅十多里的近邻蕉坑村又出现猎虎行动。那是1980年12月初,两次发生华南虎袭击村民养的山羊的事。虽然农业部已于1979年将华南虎列为一级保护动物,但山里人不明就里,依然坚守“打虎为民除害”的传统观念。村民涂某诱捕功夫果然了得,从1980年12月9日至12月14日设计捕捉到分别为8公斤、13公斤和20多公斤重的三只华南虎。

1981年1月2日,南方日报编辑部接到大埔县委报道组发来的新闻稿后,第一时间向广州动物园传递信息,园方急电大埔县有关部门,得到的是心寒和震惊的答复:曾和邻近的汕头市动物园联系,该园表示不收购,涂某供养不起,三只小活虎已被宰杀。广州动物园负责人对此深表遗憾,他对记者发表谈话说,希望各方面共同努力做好华南虎保护工作。对侵袭牲畜的华南虎,主要应采取轰赶的办法,尽量不加伤害;在特殊情况下捕捉到的活虎,应立即通知当地有关部门,并及时与广州动物园联系,由国家收购保护起来。然而,这对我家乡来说是无效的呼唤,家乡人已与野生华南虎作最后的诀别,夜晚再也享受不到虎啸柔情了。许多研究者认为,中国境内的野生华南虎已经绝迹。我对此无研究不妄下断言,但可肯定说我家乡的华南虎已绝迹。

这两个真实的故事,给人留下了悬念:野生华南虎的消失莫非就是猎捕所致?

华南虎又称中国虎,为中国特有珍稀的虎亚种。1989年,我国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将华南虎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名单,1996年华南虎又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列为世界十大濒危物种之首。这是尝到恶果后的觉醒。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全国野生华南虎的数量还有4000多只。当时,政府宣布华南虎为“四害”之一,上世纪50年代初仅广东就猎捕了50多只。1973年5月,国务院在《野生动物资源保护条例》(草案)中把华南虎列为三级保护动物,但农业部仍然允许每年控制限额捕猎华南虎,每年控制的数量以当地农业部门按“有计划地保证数量持续增长”为原则。所以,华南虎的保护其实来得太迟了。而且,不猎捕的保护,未与自然生态环境的保护相结合,也是很难奏效的。别的地方华南虎绝迹主因我不清楚,就我家乡而言,华南虎的绝迹并非猎捕的结果。我见过许多狩猎队,死于他们枪口下的野猪不少,却极少听说能捕获到华南虎的。栖息地环境被严重破坏,生存繁衍状况恶化,是我家乡华南虎绝迹的主因。一只野生华南虎需要二三十平方公里活动空间,而且必须以乔木为主体,还要有浓密的草丛和能维持其温饱的野生动物。没有形成这种综合性的生物群落生态系统,野生华南虎就无立足之地。那年代许多地方没有设立自然保护区,无限制开山造地造田,以及大大小小的道路都通往山上,搅乱了华南虎的活动规律。

曾有过的三个时期的山林乱砍滥伐,更是让华南虎生存环境雪上加霜。第一个时期是大跃进时期。先是农村搞“车子化”运动,不顾条件是否许可,动员村民砍树做木制手推车。继而大闹钢铁建土高炉,砍树烧炭炼钢。“你方唱罢我登场”,城市也在搞大跃进,政府号召砍树支援城市建设。有一天我放学回到家里,发现门前的老枫树倒下了,一个月下来老祖宗留下的房前屋后大树全被砍光了。近处砍完往远处,深山老林被砍伐大军砍下的树运走都难,运不走的就霉烂在山上。第二时期是“文革”时期。一些人趁动乱无人过问,未经批准、不按计划乱砍树,或偷砍树变卖。第三个时期是林权下放时期。已收归集体的山林重新发放自留山给村民,不少村民生怕将来政策有变,自留山一到手未经报批就砍伐。乱砍滥伐使失去栖息之地和无法得到野味的华南虎陷于绝境。

上世纪50年代初华南虎进村叼猪,那是华南虎比较多、野味供不应求而出现的状况;而1980年12月初华南虎进入蕉坑村袭击家养山羊,那是野外根本找不到食物的幸存华南虎的无奈之举。

我揣测,即便当时那三只小华南虎未被捕杀,也活不了几年。华南虎袭击家养山羊和冒险被诱捕,乃是幸存饿虎临死前的挣扎。

在家乡的日子里,我走了几个乡镇,听闻久违的野猪又成群结队四处觅食了。野生动物多起来了,那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广东省提出“五年消灭荒山,十年绿化广东大地”的重大决策后发生的变化。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林若在山区调研时,双脚踏在满目疮痍的荒山秃岭上发狠话:“不绿化广东大地死不瞑目!”

如今,站在父亲坟前,面对已恢复生机的群山峻岭,又听到了父亲的亲切叮嘱:“见到老虎悄悄走开,不惹它,它不伤人。”待老泪纵横时,方知梦幻而已。如同盼望慈父归来一样,失去的终归失去,盼也盼不回。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