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砗磲会成为下一个象牙吗?

2016-01-26 浏览: 657 评论:0

摘要: 编者注:本文节译自《科学》杂志Vol. 351, Issue 6271, Shell trade pushes giant clams to the brink一文 (Stellasun/编译)在海南潭门镇的小宝(音)工艺品商店里,店主莫小宝(音)指了指店里的...

编者注:本文节译自《科学》杂志Vol. 351, Issue 6271, Shell trade pushes giant clams to the brink一文

(Stellasun/编译)在海南潭门镇的小宝(音)工艺品商店里,店主莫小宝(音)指了指店里的玻璃柜台。柜台里陈列着满满的白色和黄色的珠子项链,透明手串,还有悬挂着龙或佛像的挂件。他自豪地说:“这些都是用砗磲雕的。”在他身后的木架上摆放着华丽的雕塑,最高的能有一米:鱼跃龙门,雄鹰展翅,挂满了果实的葡萄藤。这些雕塑的售价在20000元左右。莫小宝很想做成一笔生意,但又警告我们不要把这些珍品带出中国:“你在外国海关可能会有麻烦的。”

一份由砗磲为原材料雕刻的作品,价格可高达60万元

一份由砗磲为原材料雕刻的作品,价格可高达60万元。图片来源:Science

随着各国纷纷取缔象牙贸易,出口到中国的非法象牙大大减少,“海中玉石”砗磲成为了雕刻界的新宠。砗磲贸易领域的专家,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研究员张宏洲说:“对砗磲的需求很大,而这推高了砗磲的价格。”砗磲已经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它们的大小可达一米,对礁岩生态系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根据20年前的调查数据,砗磲贸易的主要对象大砗磲(Tridacna gigas)被定为易危物种。新加坡国立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郑梅琳(音,Mei Lin Neo)说,自那时起,大砗磲的情况显著恶化。她说:“在过去的十年中,砗磲的数量减少了,这是许多国家的共识。”

几个世纪以来,海南渔民们都在为砗磲肉捕捞砗磲。在中国,人们认为砗磲肉有壮阳的功效,而在法国、日本和其他地区,砗磲肉被视为一道佳肴。这种软体动物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热带部分都有分布,在中国南海生长兴旺。郑美琳说,南海是它们“尤为重要”的栖息地。砗磲壳呈半透明的白色,有时带有黄色或红色的条纹,重量可达200千克。张宏洲说,针对砗磲壳的交易始于20年前,当时,一位台湾商人教会了当地人如何精雕砗磲壳。

但砗磲雕刻真正开始腾飞是最近几年的事。张宏洲说,刺激这场砗磲热的,是雕刻技术的进步、游客对海南的喜爱、电子商务和国内批发市场的发展,以及象牙库存耗尽导致的高涨需求。潭门曾是一个冷清的渔村,现在成了砗磲产业的中心:根据张宏州的说法,潭门镇至少有460家商店,100个加工工作室,在海南,砗磲产业养活了将近十万人。最近5年来,付给渔民的大型砗磲壳收购价翻了40倍,从几年前的几千元飙升至80000元。海南省政府的一份报告称,特别精美的大型雕刻可以卖出70万元的价格。

为了满足繁荣的砗磲贸易,中国渔民在南海大肆捕捞。这对南海地区本已十分紧张的局势来说更是火上浇油。随着砗磲数量的减少,中国渔民开始愈发进入有争议的海域。菲律宾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艾德戈梅兹(Ed Gomez)说,他看过潜水员拍摄到的中国渔民在黄岩岛作业的录影——中国、台湾和菲律宾三地都宣称黄岩岛是其领土。影片中,渔民们“挖开礁石寻找砗磲壳,往满载着砗磲壳的巨大货船上装货。”

生物学家们表示,对砗磲的捕捞损害了礁岩生态系统。砗磲的寿命可达80年或更久,是鳗鱼、海星等捕食者的食物,并为鱼类和虾类提供了栖息地。砗磲还是虫黄藻的富集地。虫黄藻是一种与砗磲共生的微藻,能帮助砗磲通过光合作用汲取能量。戈梅兹说,一只砗磲“自成一个生态系统,就像迷你珊瑚礁一样。”

早在20年前,砗磲贸易的主要对象大砗磲(Tridacna gigas)就已被定为易危物种。

早在20年前,砗磲贸易的主要对象大砗磲(Tridacna gigas)就已被定为易危物种。图片来源:arkive.org

砗磲特别容易遭受捕捞影响,是因为这种雌雄同体的生物,其成熟和繁殖期都很长。虽然2到3岁就能产生精子,但砗磲作为雌性的性成熟需要十年之久。郑梅琳说:“因为对砗磲的捕捞太快了,让它们没有时间自然繁殖。如果礁石上没有砗磲,礁石在生态系统中扮演的角色便会渐渐衰落,生物多样性将会下降。”

捕捞砗磲还会连带着损伤礁石本身。潜水者发现砗磲后,会将它推向更浅的水域,附近的珊瑚和其他物种也会被扯下来。然后,潜水者再把砗磲拖回船上。

非法的砗磲贸易绝大多数都停留在中国境内,这为禁止这类贸易增加了挑战。砗磲受《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保护,但《公约》无法制止国内贸易和走私,因为它主要是靠在交易濒危物种时要求出口许可来发挥作用的。郑梅琳说:“砗磲很难交易。它只能是从中国境内来的。”

张宏洲认为,在决定如何打击砗磲贸易时,中国政府面临着“两难的处境”。

可喜的是,在2015年三月,潭门镇政府禁止了捕捞、运输和交易砗磲。一位本地的砗磲商贩说,警方会定期检查渔船,收缴船上的砗磲。但潭门的工艺品商店仍在经营,另一位店主说,她购买砗磲壳原料并无困难。要战胜爱国主义热忱和市场的力量,拯救这种四面楚歌的物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