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环保又健康,食用昆虫产业正在兴起

2016-06-07 浏览: 364 评论:0

摘要: 在某些地方,吃这种现炸的草蜢,还真的让人难以接受。 撰文:Tracie McMillan 餐前开胃酒是黄粉虫榨汁,与苦味阿贝罗酒、鲜柠檬汁和冰块摇匀,再加上西班牙起泡酒和一片柠檬。结论:好吃,只不过大胖虫子有点恶心。 第一道菜:蚁卵和阿马罗酒腌过的蟋蟀,摆放...

现炸的草蜢

在某些地方,吃这种现炸的草蜢,还真的让人难以接受。

撰文:Tracie McMillan

餐前开胃酒是黄粉虫榨汁,与苦味阿贝罗酒、鲜柠檬汁和冰块摇匀,再加上西班牙起泡酒和一片柠檬。结论:好吃,只不过大胖虫子有点恶心。

第一道菜:蚁卵和阿马罗酒腌过的蟋蟀,摆放在倒满花生酱的西芹上,底下是一层烤蘑菇和当地时蔬。蚁卵和蟋蟀吃起来都很脆,很容易被花生酱的味道盖住。

菜继续上着,吃过第五道,再来上一杯餐中鸡尾酒。这就是上周在美国韦恩州立大学举办的底特律食用昆虫大会(Eating Insects Detroit)上一顿正餐的食谱。

调酒师Kyle Thousand曾在当地顶级鸡尾酒酒吧the Oakland里做事,另外两名当地著名厨师Brent Foster和Phil Jones联手准备了这顿大餐。这次活动的组织者Anthony Hatinger称,这顿饭背后的理念是要“强调”当地厨师和调酒师怎么应对蟋蟀、黄粉虫、蚂蚁及其幼虫等新型食材。

Hatinger对此兴趣浓厚。他是Detroit Ento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这家公司位于底特律,主要生产是一家生产可食用蟋蟀和黄粉虫。不过,前来参加晚餐的许多人也对食用虫子兴趣颇大,他们中许多人也在从事可食用虫子的相关工作。

出席这次活动的还有著名的“虫子大厨”David George Gordon,他四处分发写着“我曾与虫子大厨一起吃过虫子”的贴纸。(Gordon目前还是一名食客,不过他说他最近与天体物理学家奈尔德葛拉司泰森一起吃过油炸狼蛛。相比之下,底特律这顿饭就算是小儿科。)

出席活动的还有来自Entomo Farms公司的Goldin三兄弟,他们这家公司主要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经营蟋蟀和黄粉虫制品。一边坐着Aly Moore,他是在Bugible.com网站上撰写虫子食品博客的博主;另一边坐着Bill Broadbent,他经营着一家可食用昆虫制品分销网站EntoSense,该网站去年7月才上线。还有Robert Nathan Allen,这位精力充沛的31岁男人蓄着胡子,他曾在领先可食用昆虫领域的Aspire Food Group公司工作过。如今,Allen是一个非营利性教育组织Little Herds的负责人,他2013年创办了该组织,旨在增加美国人对昆虫的兴趣和胃口。

介绍了这么多人,那么,他们都是怎么对食用虫子产生兴趣的呢?

Allen称:“我妈妈给我寄了一盘关于吃昆虫的录像带……那感觉就像是灯泡炸了一样。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昆虫多么有营养,也没有意识到昆虫资源是多么丰富。然后我发现没有多少人关注此事,我真的感到很惊讶。”

倡导食用昆虫的人,通常都会提到昆虫营养价值高,以及对环境影响较低。据Little Herds组织对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的分析,生产一公斤牛肉平均需要50平方米的耕地和22000升水,而一公斤蟋蟀只需要15平方米的耕地和不到一升水。从营养上讲,昆虫的主要卖点在于它们富含蛋白质。例如,联合国粮农组织称,墨西哥的蚱蜢含有35-48%的蛋白质;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牛肉的蛋白质含量仅为19-26%。

人类学家Julie Lesnik认为底特律这次会议不仅在于倡导食用昆虫,更在于召集新兴产业的先驱者。事实上,共有来自15个国家的专家和制造商前来参会,这家国家包括哥伦比亚、贝宁、泰国和加拿大等等。与会人员探讨了劳工和动物处理的道德问题、昆虫制品的生产技术,以及当产业扩增时在昆虫农场里提供就业的可能性。(如Lesnik介绍,当下最大的公司可能也只有4个雇员。)

尽管昆虫农场在北美地区还是个新事物,但是,在其它国家历史已经很悠久了。例如,Nathan Preteseille介绍,在泰国,蟋蟀通常都在小型农场里生长,然后人们会把蟋蟀卖给分销商。Preteseille在泰国Bugsolutely公司供职,该公司生产一种含有20%蟋蟀粉末的面食;他同时还在AETS Consultants公司上班,该公司旨在推行将昆虫用作商业鱼饵。

Lesnik称,该产业内大部分公司的关注点都不在于将虫子直接用作人类消费的食物,而是将虫子用来制作或补充其它食品。例如,黑蝇的幼虫就被用来喂养鱼和鸡,它们本来就吃昆虫。还有一些昆虫的副产品能够入药。此外,随着蛋白棒之类的加工食品需求量增加,将昆虫作为蛋白添加剂也变得越来越流行。

然而,最重要的一点,让虫子食品变得好吃,才能帮助人们摆脱心理障碍。“虫子大厨”Gordon认为,让受过训练的厨师将虫子大餐做成美味,才最具说服力。他说:“你大可以进行说教,说吃虫子对环境多么好多么好,哪怕说到口干舌燥。但是,如果虫子大餐不好吃,一切都是徒劳。”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