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来听听同性恋企鹅情侣的故事

2016-07-10 浏览: 469 评论:0

摘要: 一般的情侣是不会有机会拥有自己维基百科主页、成为畅销书的灵感来源并在分手的时候登上举国关注的新闻头条的,但是,罗伊和赛罗可不是一般的情侣。它们曾经是一对同性恋帽带企鹅明星爱侣,可是,即使是非同寻常的它们也没能坚持到最后。 当他们长达6年的爱情长跑终结于...

一般的情侣是不会有机会拥有自己维基百科主页、成为畅销书的灵感来源并在分手的时候登上举国关注的新闻头条的,但是,罗伊和赛罗可不是一般的情侣。它们曾经是一对同性恋帽带企鹅明星爱侣,可是,即使是非同寻常的它们也没能坚持到最后。

当他们长达6年的爱情长跑终结于 2005 年时(赛罗为了一只名叫 Scrappy 的加州鹌鹑离开了罗伊),有句爱情箴言也再次得到了印证:爱之残酷始现于你付真心,而对面已是貌合神离 —— 世界上最有名的同性恋企鹅也难逃此劫。

从罗伊与赛罗最初确定了伴侣关系起,近二十年来,动物们的同性恋情也已经变得平淡无奇了。 我们看到凯瑞镇溪谷海洋世界的爱尔兰蕾丝企鹅卢旺达的同性恋大猩猩,甚至共同领养弃蛋的秃鹫基友。虽然福音派基督教徒可能会否认同性动物之间也可以产生爱情,但是平心而论,动物们 —— 就像人类一样,其实很容易就可以和同性走到一起。

当然了,和异性恋相同的是,不是所有的同性恋情侣都能禁得起长期的考验,每一段破碎的恋情都会是同性恋动物社群的一个损失。在为这篇文章做调研的时候,我联系到了多伦多动物园,希望能够更多地了解一对儿同性非洲企鹅伴侣巴迪和裴卓的情况。结果发现,它们并没有一直弯下去,而是已经分头有了各自的新女伴,法瑞和桑迪薇。

凯莱和格罗比以及它们的饲养员朱莉安 · 斯泰因梅茨。摄影师格特兹 · 伯里克,图片来源:哈根贝克水族馆

凯莱和格罗比以及它们的饲养员朱莉安 · 斯泰因梅茨。摄影师格特兹 · 伯里克,图片来源:哈根贝克水族馆

那么,照顾一对高调的同性动物伴侣究竟是什么样的呢?海克 · 韦伯负责照看的是艾斯和诺德霍恩,德国戈尔道动物园的一对雄性秃鹫。它们2016年2月开始共同筑巢,从此开始受到人们的关注。韦伯说,它们在公开场合并没有什么恩爱的迹象。

“它们之间的相处不像人类,比如亲吻对方。它们甚至都不像其他秃鹫那样坐在一起互相整理羽毛。我的意思是说,艾斯和诺德霍姆也的确也会坐在一起,但是秃鹫本来就是群居动物,所以它们坐在一起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我试图从韦伯那里榨出一点儿八卦,毕竟这对德国同性恋秃鹫肯定不是随便坐在一起的吧?

“没,真没什么。有的时候它们会互换巢里的站位,就是在其中一只出去喝水的时候另一只会接手它的位置。但也就是这样了,真的。”

不像这对男同秃鹫,蕾丝企鹅们可不会完全不懂风月。露易丝 · 奥佛利是爱尔兰海洋世界的水族馆主管,负责照顾白眉企鹅情侣佩涅罗珀和米茜 —— 这一对已经走红了三年半。“它们就是按照普通异性企鹅的交往模式发展关系的,真的。有时候你看到其他雌性企鹅相遇后,会相互鞠躬以示尊重,但是这两只的交往深入得太多了,完全达到了一个新层面,甚至还在一起产了(没有受精的)蛋。”

凯莱和格罗比,汉堡哈根贝克水族馆但两只雄性企鹅。图片来源:哈根贝克水族馆

凯莱和格罗比,汉堡哈根贝克水族馆但两只雄性企鹅。图片来源:哈根贝克水族馆

我实在忍不住问道:女同企鹅们是怎样交往的?“它们会捡起石头送给对方,然后一起筑巢保护对方,当它们觉得爱巢已经建的差不多大了,它们就会产卵。” 与一般人类情侣同居以后的情形不同,以身相许之后的女同企鹅们不会变成在社交圈里变得让讨人嫌。“就和所有企鹅一样,它们还是会和大家一起玩耍,会一起游泳,一起分享其他的东西。”

就像许多不明智的假日恋情一样,洪堡企鹅的基情只燃烧了一时,而未能持续一世。凯莱和格罗比是汉堡哈根贝克水族馆的一对太过 “季节性” 的恋人。它们的兽医艾德里安 · 普拉尔在描述这段关系时很实在的表示,它们的行为 “只是出于便利,而非爱情”:“它们只是生活在一个 ‘单身汉小组’ 里,没有可能找到雌性伴侣并生养后代。”

有些来自男女比率不够协调地区的人们或许会对它们的境况感到熟悉:它们在一起了的原因就是,已经没有别人还单着了。由于洪堡企鹅只在繁殖季节才会交往,你只能在有限的几个月里看到凯莱和格罗比聚在一起吞食鱼头,但是千万不要期待能看到搭石头的仪式 —— “我们从没见过这两只企鹅有过任何生养行为的迹象。”

艾斯和诺德霍恩正打算建筑它们的爱巢,来源Getty Images

艾斯和诺德霍恩正打算建筑它们的爱巢,来源Getty Images

一些同性伴侣也的确获得过抚养后代的喜悦,至少他们尝试过。戈尔道动物园的饲养员们筹划给艾斯和诺德霍恩一只被遗弃的蛋,让他们可以养育自己的宝宝。“我们一开始给了他们一只人工的蛋,后来又给了他们一只真的。马上,他们就开始坐到上面孵化、照顾那只蛋了。”不幸的是,那只蛋没有受精,并不能被孵化成功。

同样,米茜和佩涅罗珀在去年的时候也获得了一些蛋,但是它们都没有孵化成功。而幸运的是,这段经历似乎并没有破坏它们之间的感情。“能看出来它们还是在一起,因为它们经常靠在一起睡觉,” 奥佛利说,“太有爱了,真的。”

《三口之家》成了美国最被禁止的单本图书。图片来源:彼得 · 帕内尔和贾斯汀 · 理查德森。

《三口之家》成了美国最被禁止的单本图书。图片来源:彼得 · 帕内尔和贾斯汀 · 理查德森。

有这么多暖心的故事,免不了会有人想将这些动物写入小说以流传千古了。彼得 · 帕内尔和贾斯汀 · 理查德森这对获奖作家(也是一对现实生活中的伴侣)正是《三口之家(And Tango Makes Three)》的作者 。该书讲述了罗伊和塞罗的恋情以及他们收养企鹅宝宝唐戈的故事。

他们在邮件中告诉我,他们是在读了纽约时报对这对企鹅的专题报道标题《不能吱的爱恋》(The Love That Dare Not Squeak Its Name)之后受到的启发。他们并没有料到这本书会成为在美国最被严厉禁止的图书,更没有料到新加坡当局会摧毁他们图书管系统里可以找到的每一本《三口之家》

“当我们想开始组建家庭的时候,发现很少有儿童读物里面讲述的家庭是和我们这样的家庭相像的,同性家长们可以选择读给他们孩子的书很少。这个故事看起来像是一个我们希望讲给自己孩子听的故事,” 他们说。除此之外,彼得·帕内尔和贾斯汀·理查德森觉得在这些企鹅身上 “看到了自己 —— 想要一个幼雏的决心,为此甚至曾试图孵化一块石头,这使我们感触颇深。”

像大多数当代的、进步性的伴侣关系一样,真实世界和文学世界中的企鹅们都践行着平等的单一性伴侣制度。我问奥佛利她是否看到过米茜和佩涅罗珀为各自设定何性别角色,“据我观察并没有这回事儿。它们平等地筑巢,平等地坐在巢里。我从来没有注意到过任何区别,真的。”

当然还有一件事值得一提 —— 像大多数人类伴侣一样 —— 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能长久。帕内尔和理查德森在得知罗伊和塞罗像两块浮冰渐行渐远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很伤心?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动物们不爱了就分开,但我们人类与它们相反,我们有太多动机去维持一段爱情丧失的长期关系了。”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