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如何知道动物快不快乐?

2019-04-25 浏览: 4,562 评论:0

摘要: 我的乌龟总是瞪着我。不管是喂它红萝卜,抚摸它的背壳,还是从远处随意地看着它,它回报我的,永远都是嫌弃的眼神。 我一直竭尽所能地想逗这只乌龟高兴,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Linus。我是在宠物店发现它的。它趴在闷热的玻璃箱里,头顶上是荧光灯,有顾客朝里面看或者敲击...

我的乌龟总是瞪着我。不管是喂它红萝卜,抚摸它的背壳,还是从远处随意地看着它,它回报我的,永远都是嫌弃的眼神。

我一直竭尽所能地想逗这只乌龟高兴,还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Linus。我是在宠物店发现它的。它趴在闷热的玻璃箱里,头顶上是荧光灯,有顾客朝里面看或者敲击玻璃的时候,它就会缩进壳里。他的食盘几乎空了,只剩下几颗硬邦邦的龟粮。在店里工作的女孩对我说,这些倒胃口的食物能提供乌龟所需的所有营养(这是胡扯)。我当场立刻决定把Linus买回家。

我为它建了一个通风的木制饲养箱,里面有藏身的地方、晒太阳用的岩石和装满绿色蔬菜的食盘。当然,被囚禁的生活对任何乌龟来说都不是最理想的,但我的人工绿洲肯定比喧闹商店里的玻璃监狱更好。

如何知道动物快不快乐?

我想要相信Linus和我在一起是快乐的,但看到它那张皱皱巴巴的冷漠脸,我就没了底气。所以,我向万能的谷歌求助:“我怎么才知道我的乌龟快不快乐?”回答的人很多。一位用户说,乌龟喜欢被拥抱。我有点怀疑,但我还是把Linus放在我的大腿上,希望我们可以一起阅读一本好书。结果它在我身上拉了大便。另一位用户说,让乌龟在屋子里自由走动。最后的收获还是一摊大便。

我找不到令人满意的答案。如何让乌龟保持健康的建议倒是不少,但健康不等于快乐。那么,我们如何知道我们的宠物(特别是史前时期就已存在的动物)快不快乐?

动物到底有没有情绪?

对于这个问题,科学家已经研究了几百年。

1872年,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专门就此写了一整本书,声称人类和很多动物拥有相同的情感表达方式——在人类出现之前,情感就已经演化形成。哲学家托马斯·内格尔(Thomas Nagel)说,我们永远无法知道动物的感受。在他的文章《做一只蝙蝠是什么感受》中,内格尔写到,即使我们“头朝下脚朝上倒吊在阁楼里”,也不可能知道蝙蝠的感受,哪怕是蝙蝠侠也无从感知蝙蝠的内心世界。

但不能仅仅因为我们可能不知道动物的感受,就认为它们没有感情。海豚、奶牛、猩猩、狗甚至松鼠的大脑里都有类似于人类的情绪处理中心,所以最起码,它们会有基本的情绪,比如恐惧、愤怒、悲哀和快乐。一群科学家对此深信不疑。2012年,他们签署了《剑桥意识宣言》,承认所有哺乳动物和鸟类(以及一些无脊椎动物,比如章鱼)都是有意识的动物。我们已经目睹了动物表现出来的喜悦和悲伤,例如有报道称,动物园大象Damini在其伴侣死后,因为伤心过度而去世;狮子Christian和分别九个月的昔日主人重逢后,高兴地冲上去拥抱他们。

但有些人完全否认动物有感情,比如行为学家斯金纳(B.F. Skinner)。他声称,就算是人类的情感也是一场闹剧,任何物种的情绪都是“虚构的,我们一般将之归因于行为”。另一位著名的行为学家约翰·沃森(John Watson)认为,这些反应性心理状态只是对刺激的身体反应而已。

如何知道动物快不快乐?

否认者激怒了科罗拉多大学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荣誉教授马克·贝科夫(Marc Bekoff)。他说,动物和人类一样,都拥有不可否认的真情实感。

“真正的问题是为什么会进化出这些情绪,而不是这些情绪存不存在,”他说,“在人类和非人类的动物身上,有一样东西是我们能直接观察的,那就是行为。我们可以通过行为来推测动物的感受。

行为和声音都是情绪的表达

没有哪两种动物是完全相同的,这使得行为极其难以揣度。我们认为,我们对某些宠物的了解更甚于对我们自己的了解,所以很容易下结论。狗摇尾巴是高兴的表现,猫咕噜咕噜叫是感到心满意足。但并不总是如此。摇尾巴的狗也会咬人,猫在受伤的时候也会发出咕噜声。以前的研究发现,它们的声音振动频率有助于加快骨骼和肌肉的痊愈,振动疗法采用了同样的频率。该疗法首次用在苏联宇航员身上,以帮助提高骨密度,防止肌肉萎缩。这大概可以解释猫为什么较少发生骨质疏松,而且似乎有九条命。

如何知道动物快不快乐?

虽然没有衡量行为的风向标,但行为和情感之间的联系可能不限于人类。在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测试了狗在主人给一只仿真狗喂食时的反应。狗变得更具侵略性,大脑扫描显示杏仁核处于活跃状态——人在感到嫉妒时,大脑的杏仁核也会异常活跃。

其他研究把声音作为动物积极情绪的指标。法国雷恩第一大学博士生玛蒂尔德·斯坦普(Mathilde Stomp)发现,马喷鼻息不只是为了清理鼻腔,还有其他目的。在发表于《PLOS One》杂志的一项研究中,斯坦普记录了马在不同环境中喷的500次鼻息。他说,居住在自然环境中的马,喷鼻息的频率远远超过困在骑术学校马厩中的马。

“我们一再发现,在条件好的地方,马会频繁地喷鼻息。在转移到新的好地方,比如前往肥沃的新牧场时,情况也是如此。”她说,“这不会仅仅是因为空气质量。在布满灰尘的马厩,马很少喷鼻息。”

斯坦普说,这些从鼻子里发出来的声音是心满意足的表现,类似于我们人类在感到满足时发出的叹息声。

如何知道动物快不快乐?

不只是马会在心情好的时候喷鼻息。斯坦普发现犀牛和貘也会这么做。

“犀牛和貘喷鼻息与高昂的情绪有关:犀牛在觅食的时候,貘妈妈和幼崽进行亲密接触的时候。”她说。

我们不敢保证喷鼻息就是满意的表现——在马的身上,也可能是危险临近的信号。在表现情绪方面,很多行为服务于双重目的。但生物学家贝科夫说,有些行为只能解释为高兴,比如他在研究南极洲阿德利企鹅时目睹的欢迎仪式。

“这些企鹅的脸完全没有表情,但它们发出叫声,彼此亲吻,你能感受到那种喜悦之情。”他说,“除了它们因为看到彼此而感到高兴以外,没有其他结论。”

也许,这与我们自己的情绪有关。一般来说,我们似乎认为模样可爱的动物(比如南极洲的企鹅)比令人汗毛倒竖的动物拥有更丰富的情感。以人人喊打的老鼠为例。不同于金毛犬幼崽和企鹅,你不会经常听到有人说“瞧,那些老鼠看起来多快乐!”

但科学家已经证明,老鼠和其他哺乳动物一样会流露快乐情绪,甚至更多。在上世纪90年代,神经科学家贾亚克·潘克塞普(Jaak Panksepp)有一个惊人发现:老鼠喜欢被挠痒痒。老鼠在嬉戏的时候,会发出人耳听不见的高频吱吱声。潘克塞普利用特殊设备来隔离这些声音,发现他胳肢老鼠时,老鼠会发出欢快的吱吱声,就像在咯咯地笑。

如何知道动物快不快乐?

天知道它们是不是真的在咯咯地笑,但潘克塞普认为,这不可能是发怒或者害怕的声音,后者频率更低,争抢鸡骨头的老鼠就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潘克塞普把手伸进笼子的时候,老鼠会径直跑过来,期待着被挠痒痒。他把手缩回去的时候,老鼠会后腿直立而起,似乎在寻找全知全能的“挠痒痒怪”。

便便也可以告诉你动物什么情绪?

猫、狗或者老鼠也许无法告诉我们它们快不快乐,但在恰当的环境中,摇尾巴、挠痒痒等行为说明它们可能是快乐的。可是,那些似乎完全不会表达任何情绪的动物呢,比如行动迟缓的乌龟Linus?

史密森国家动物园生物学家马特·埃文斯(Matt Evans)说,即使你有一双火眼金睛,冷血动物的情绪仍然是个谜。但冷血未必意味着心冷。

“就爬行动物而言,情绪或者感觉很难量化,哪怕是疾病也难以判定。”他说,“不是因为它们没有这些东西,而是因为表现方式不同于哺乳动物。”

如何知道动物快不快乐?

埃文斯发现,鳄鱼和科莫多巨蜥的一些行为可以理解为玩闹。其他爬行动物(比如250公斤的亚达伯拉象龟)似乎喜欢被抚摸,例如揉搓它们的脖子或外壳。

“它们会伸长脖子,保持这个姿势让你揉搓,像狗一样。”埃文斯说,“你走进房间的时候,它们似乎变得更有兴致,会站起来转身看着你。”

我发现Linus也是这样。我对它说话的时候,它会伸长脖子,朝我弯着头。有时,如果我靠近饲养箱,它甚至会朝我走过来。我宁愿相信那是因为它喜欢我,但我想,那可能只是因为我有红萝卜。这就是动物情绪让人琢磨不透的地方。我们很容易将动物人格化,也就是我们把人类的情感或者性格赋予其他动物。

这方面的例子包括内疚的狗Denver(那只可怜的狗显得非常懊悔)和一只喜欢听猫王歌曲的鹦鹉。人们很容易认为一只狗噘着嘴,是因为它知道自己犯了错,为此感到愧疚。人们也很容易认为一只鸟扭动身体,是因为主人演奏的猫王歌曲让它感受到真正的愉悦。但一些科学家认为,动物不具备内疚这样的次级情绪,只是对主人的肢体语言和声音做出反应,也许那只鹦鹉讨厌猫王,只是不自禁地随着主人弹吉他的声音起舞。我们如何知道真相呢?

快乐的情绪仍然有点难以捉摸,但实验室测试可以证明相反的情绪。很许多实验室测试一样,这涉及到排泄物。史密森保护生物学研究所内分泌实验室主任珍妮·布朗(Janine Brown)测试了排泄物样本的皮质醇(“压力”激素)水平,以弄清楚动物是否生病或者焦虑。

布朗说,对于像Linus这样难以捉摸的动物,或是那些在野外生活中不能示弱的动物,上述方法尤其有用。这些测试还能表明动物的圈养环境是否正常。布朗分析了北美逾半数圈养云豹的粪便,发现在缺乏藏身之处和高大树木的圈养环境中,云豹的压力水平要高得多。动物园改变了圈养环境,更符合云豹的自然栖息需求,它们的压力水平随之降低。

“这说明,按照自然历史来构建满足云豹需求的圈养环境是多么地重要。”她说,“只需要根据一项非常简单的排泄物研究,就能对云豹圈养方式做出很大改进。”

如何知道动物快不快乐?

和100年前的科学家一样,布朗也试图通过研究动物的催产素和催乳素等激素,来破解快乐密码。布朗说,目前了解动物情绪的最好方法是研究动物的行为。我们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动物甩蹄亮爪是出于什么感受,但在以前,我们可能从未真正尝试去了解。

v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