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蜜蜂情结

2015-07-19 浏览: 354 评论:0

摘要: 林南利/文 每每漫步花丛间,花间嗡嗡采蜜的小蜜蜂总让我久久凝望,脑海里总牵出一串难以淡忘的养蜂记忆…… 与蜜蜂结缘始于我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一天,我在放学路边的一个灌木丛旁,发现许多蜜蜂在嗡嗡作响。我掀开叶子仔细窥看,发现一些小蜜蜂正从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口进进...

林南利/文

蜜蜂情结

每每漫步花丛间,花间嗡嗡采蜜的小蜜蜂总让我久久凝望,脑海里总牵出一串难以淡忘的养蜂记忆……

与蜜蜂结缘始于我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一天,我在放学路边的一个灌木丛旁,发现许多蜜蜂在嗡嗡作响。我掀开叶子仔细窥看,发现一些小蜜蜂正从一个拇指大小的洞口进进出出。啊,蜜蜂巢!这群蜜蜂原来是住在灌木丛下面的泥洞里。我惊喜得跳了起来。我马上跑回家,告诉爸爸,在黄昏时分,爸爸请村子的老养蜂人陈伯伯帮我请这一群蜜蜂到我家安家。陈伯伯说:“捕捉野生蜂,天刚黑时是最好的时候,因为外出采蜜的蜜蜂都基本回来了,它们夜间视力差,既不会飞散又不易群起对人攻击。”只见陈伯伯用弯刀砍掉蜜蜂洞穴上面一些灌木丛,小心翼翼地用锄头挖开洞穴,露出里面的蜂巢。一片一片的蜂巢,裹着密密麻麻的蜜蜂,用嘴向蜂巢吹几口,那些蜜蜂就惊慌地离开巢脾跑到洞穴的深处,他就用刀把蜂巢一片片的割下来,小心放好。最后用手伸进洞里,把龟缩在洞底的蜂团一把把的挖出来放入蜂桶中(陈伯伯送我一个蜂桶),蜂桶约有水桶般大小,是用竹编织而成,外表涂满了已晾干的泥浆,蜂桶两端用涂着泥浆的草垫子密封,但桶面钻了八个能伸进手指大小的小孔,小孔已用青草堵住了。陈伯伯帮我把蜂桶挂在我家茅草房的屋檐下,并在蜂桶的旁边插一根绿树枝,说是便于小蜜蜂认准蜂桶,并叮嘱我第二天早上,把堵蜂桶小孔的青草取出。我欢喜得彻夜难眠,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急忙给那些小精灵“开门”了,我先把堵蜂桶的八个小孔的青草取出。许多小蜜蜂从小孔里钻出来后,在蜂桶周围慢慢地飞翔识别新环境,它们时而停在蜂桶上,时而停在茅草房的屋檐上,时而停在蜂桶旁边的绿树枝上。大约过了几个钟头,蜜蜂就熟悉新环境开始去采蜜了。蜜蜂的飞行速度很快,刚从蜂桶爬出来,轻快地飞上空中,瞬间就消失了。回来飞得较慢些,是满载而归的缘故。别看它们小小的身体,它们拖着吸饱了花蜜的蜜囊,两腿各拖着一团鲜艳的花粉足有米粒大小,就像人们挑担子一样。看着它们忙得不亦乐乎!我也打心眼里高兴。

我一有空就往养蜂能手陈伯伯家跑,看他是怎样养蜜蜂的,并向他请教查看蜂群、收捕分蜂群、割蜜等方法。一来二去,我渐渐地摸着了养蜂的“门道”。

放学后或者假日,我总是坐在院子里,一边做功课,一边看着进进出出的蜜蜂。我总感觉它们飞舞的身姿是那么好看,永不停息的嗡嗡声是那么动听。它们辛勤的身影,我每天都看,却总是看不腻、看不够。看着蜜蜂快乐飞舞,我写作文也文思涌动,灵感多多。宋代诗人陆游的《北窗偶题》中的“晓晴林鹊喜,昼暖蜜蜂喧。我老诗情尽,逢春亦一言。”描绘的就是这种意境吧!

每天天蒙蒙亮,我就能看到已经有蜜蜂采蜜回来,天黑后,仍有蜜蜂采蜜未归。一天晚上8点多钟,我伏在桌子上做功课,两只双脚带着花粉的小蜜蜂迷失了蜂桶的位置,顺着灯光飞了进来,直撞日光灯,我担心撞伤它们,连忙用纸团小心地把它们送回蜂桶。多么勤劳的小蜜蜂呀,这么晚才回家!我油然而生敬意!养蜂人陈伯伯告诉我,蜜蜂群内有三种形态不一的个体,即蜂王、雄蜂和工蜂。每一群蜂内只有一只蜂王,约100—200只雄蜂,成千上万只工蜂。其中,工蜂的寿命在流蜜期只有40天左右,蜂王的主要工作就是产卵。蜂王的号召力很强,所有的蜜蜂都很听她的话,各司其职,有条不紊。雄蜂不参加采集活动,它的任务就是与蜂王交配,最为辛苦的要数数量最多的工蜂了,采蜜、警卫、后勤、清洁、护幼,都是它们的工作,辛勤的蜜蜂指的都是工蜂。唐代诗人罗隐“不论平地与山尖,无限风光尽被占。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的诗就是对辛勤工蜂的真实写照。每天清晨起来,看到地上死去的工蜂的尸体,我格外心疼,这些小蜜蜂就是被累死的。每当我学习劳累的时候,想想那辛勤的小蜜蜂,再苦再累与它们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了。从那时起,小蜜蜂的精神就激励着我刻苦学习。

我经常检查蜂桶,若听到蜂桶内蜜蜂发出异常的声音,肯定是蜂桶内有虫害了。一些苍蝇、蟑螂之类的东西常常偷偷地爬进蜂桶偷吃蜂蜜,干扰蜜蜂的正常生活。一些壁虎也常常趴在蜜蜂的洞口吞吃出入的蜜蜂。我必须经常巡看检查,驱赶、消灭这些“坏家伙”。蜜蜂的最大天敌是胡峰,这种比蜜蜂大好几倍的家伙常常肆无忌惮地在蜂箱旁飞舞,伺机捕捉归巢蜜蜂。蜜蜂也会与胡蜂作殊死决战,通常是十几只蜜蜂紧紧地围着胡峰撕咬,哪怕自身翅折头落足腿横飞,也在所不辞。为保护蜜蜂,我在一长棍上钉了一小木板,当这“坏家伙”在专注捕捉蜜蜂时,岂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瞅准目标狠命一击,这家伙瞬间就成了一团泥。只要我在家没事,总会拿着那自制武器在蜂桶周围转圈。

六个月过去,我托起蜂桶觉得沉甸甸的,重量增加了很多。我打开蜂桶盖,一股浓郁的蜜香扑面而来,蜂桶快布满了一片一片的蜂巢。我用水果刀伸进去割一片蜂巢,那一滴滴浓浓的,呈棕黄色的液体急速往下流,我急忙用碗去接。一片蜂巢割下来后,我清楚看到这片蜂巢的上部是封着白盖的蜂蜜,中上部是蜜蜂的花粉仓库,下部是很多蛹和幼虫,我心疼极了。这样割蜜无异于杀鸡取蛋,我马上停止割蜜。我到书店买了一本《养蜂必读》一书,知道蜂桶养蜂是原始的养蜂方法,割蜜的时候伤害了蜂蛹和幼虫,使用箱式养蜂(方便管理,取蜜不会伤害幼虫和蜂蛹)才是科学的,我在父亲的帮助下按照书中的提示马上制作了蜂箱和蜂框,选一个晚上把挂在屋檐下的老式蜂桶的蜂巢完整地割下来。把贮存蜂蜜的部分割下,留出花粉和蜂虫部分,把一片蜂脾装在蜂框上,然后用蒲草扎两下以加固蜂巢,最后将这片蜂巢放入木蜂箱中悬空吊着。全部蜂巢都这样处理后,我用手一捧一捧将蜜蜂捧进蜂箱中的子脾上,我的手上、衣袖处满是蜜蜂,直到把老蜂桶里的每一只蜜蜂都弄回箱之后,我又把手上和袖上的蜜蜂也吹入箱内。就这样,蜜蜂搬进了“新房子”。

我拧出割出的蜜脾的蜜液,棕黄色的,金灿灿的,粘粘的,我们迫不急待地张开嘴巴滴几滴尝尝,纯香清甜!足足装满6瓶矿泉水瓶,大约6斤多吧。我家的蜂蜜除留下一点自家人享用外,全送给了亲友品尝,没有卖出一两。蜂蜜作用很大,一次邻居家的林叔叔被开水烫伤,马上涂上我送的蜂蜜,半个钟头后,既不长泡,也不红肿。大热天气,从自家机井里压起井水,冲进蜂蜜,慢慢喝下去,通体透凉,那个痛快劲儿无法形容。

养蜂最快乐的事就是欣赏自然分蜂的壮观场景了。当蜂群壮大,蜂巢下方出现约有落花生大小的“王台”(发育成蜂王的蜂房),并且在王台封盖后2—5天发生分蜂。分蜂当日早晨,蜜蜂极少出巢采集,相当多的工蜂聚集在蜂箱门口。分蜂开始时,巢外有少数工蜂在巢前低空飞绕,随后飞绕的蜜蜂逐渐增多。几分钟后,大队蜜蜂如决堤之水,蜂拥而出。他们在院子上空盘旋,跳着浩大的分蜂群舞,“分蜂大合唱”响彻整个院子,置身于万蜂飞舞之中,我仿佛就像指挥千军万马驰骋沙场的大元帅,不久,分出的蜜蜂便在附近的树杈或其他附着物(如房檐下、大石头下等)结团形成人头大小的蜂团。此时,我便拿来草帽斗,里面喷上蜜水,很快就可把它们引进。然后将满满一草帽斗的蜜蜂,装进新蜂箱。此时,我的心里比吃蜜还甜呢!因为我的“世界版图”(院子)上又增加了一个蜜蜂“王国”。几年过去,我家的蜂群发展到了6群。

老舍先生说过,养花有喜有忧,有笑有泪,养蜂也是如此。一次,我的蜜蜂采到喷过农药的花。只见大量双脚带着花粉粒的蜜蜂落在院子的地上打滚,然后死掉。此时,我心如刀绞,捡起小蜜蜂的尸体埋在我家的石榴树下。

寒冬,是养蜂最困难的季节。为了让蜂群不受冻,我总是用旧衣服把蜂箱裹得严严实实的。天气寒冷,花源又少,蜜蜂常常食料不足,此时我总是及时地将白糖兑水,盛在盆子里,并在上面放一些稻草、花生壳之类的漂浮东西(方便蜜蜂吸食,防止蜜蜂掉进糖水里溺死),夜间放进蜂箱,一盆糖水一夜之间被蜜蜂吸得精光,原来糖水全部被蜜蜂搬运回蜂巢里了。

几年后,我远离家乡外出读书,乡下的小蜜蜂缺少我的照顾,病死的病死,饿死的饿死,已全部死亡或飞逃了。回到家中,我看着空空如也的蜂箱和地上的蜂尸,泪如泉涌……

告别养蜂的日子已多年,可我总怀念那勤劳、勇敢、奉献的小蜜蜂,它们常常煽动着金色的翅膀飞进我的梦乡。可爱的小蜜蜂哟,你们不但为我的生活增添了乐趣,更令我读懂了生命的真正意义!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评论!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