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 斑鳖知识
  • 斑鳖百科
  • 斑鳖资讯

  • 抱歉,该分类下还没有文章!

斑鳖 @@@@

斑鳖(学名:Rafetusswinhoei):又名斯氏鳖。背盘长36-57厘米,背盘宽度仅略小于长度,几近圆形。躯体扁平,仅略隆起,背面平滑光泽,暗橄榄绿色(或黑绿色),具多数黄色点斑,其间更有无数黄色细点,有时形成包围前述黄色点斑的不规则的一圈;在相当于骨质背甲部分,黄色斑纹形成横竖交织的线纹或放射状纹。头、颈及四肢背面亦为黑绿色,具不规则的大小黄色斑。这种密集的黄色斑纹是斑鳖的特点。

生活于江河湖沼中,底栖。以水生动物为食物。卵生。斑鳖是中国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数量稀少极其珍贵,是龟类中最濒危物种之一,全球已知存活仅3只,其中苏州动物园1只、越南还剑湖1只、长沙动物园1只。分布于亚洲。中国特有种。分布于长江下游及太湖周围。

中文学名
斑鳖
拉丁学名
Rafetusswinhoei
别称
斯氏鳖、太湖鳖
动物界
脊索动物门
亚门
脊椎动物亚门
爬行纲
龟鳖目
亚目
曲颈龟亚目
鳖科
斑鳖属
斑鳖
命名者及年代
Gray,1873
英文名称
YangtzeGiantSoftshellTurtle
英文名称
Swinhoe'ssoftshell
越南名称
RùaHGm

目录

物种学史

在古代,班鳖曾广泛分布于中国长江下游和太湖地区。古人称之为癞头鼋。由于肆意捕杀和生态环境遭到破坏,自1972年以来,未发现任何野生个体。可确认的尚存活的个体仅有两只。苏州动物园有一只雄性;长沙动物园有一只雌性,已迁至苏州动物园实施人工繁殖。另外,苏州西园寺放生池内有一雌一雄两只,雄性(名为方方)已于2007年8月死亡,雌性并未实际观测到;上海动物园和北京动物园的两只个体分别于2006年底和2005年死亡。另外有消息说美国研究人员在越南北部观察到一只野生斑鳖。越南河内还剑湖中尚存一只,传说曾背负宝剑送给越南后黎朝黎太祖,助其夺取天下,但也有学者认为该鳖是单独物种,称其为还剑鳖(越南语:RùaHGm)。[1]

虽然早在1873年便已命名,但长期以来斑鳖一直被误认为是鼋或中华鳖,直到2002年后才被确认为有效种。

斑鳖曾广泛分布在长江下游、云南南部红河流域以及越南北部。相传清朝杭州藩司衙门门前有两座石栏围绕的大池,其中隐藏着藩库的水门。看守水门的大鼋就在池中,杭州人称之为“癫头鼋”。这些传说较难查证,但“藩司前看癞头鼋”,是杭州城里市井中的一景,亘亘数十年不改。曾生活在南京的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提到过斑鳖。第二十三回《西厢记妙词通戏语,牡丹亭艳曲警芳心》中,贾宝玉说:“明儿我掉在池子里,教个癞头鼋吞了去,变个大王八,你明儿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1]

《清嘉录·枫桥倚棹录》有一首《西园观神鼋》诗,记录着“大鼋”在西园寺放生池中自由自在生活的情景:九曲红桥花影浮,西园池内碧如油。劝郎且莫投香饵,好看神鼋自在游。[1]

1873年,英国学者JohnGray将驻上海的一个英国领事在上海附近捕获的几只大鳖定为新种,命名为斯氏鳖(Osariaswinhoei);除获得一个博物馆标本,经过十几年的寻找,未发现任何一个斑鳖的野生种群。后来,学者梅尔兰将斯氏鳖(Osariaswinhoei)更改为Rafetusswinhoei。1880年,法国人Heude又将在黄浦江抓到的大鳖定为一新种Yuenmaculatus,并撰文指出新种与大鼋迥然不同。但由于当时人们一直称呼它为鼋,所以它就入乡随俗将其叫做斑鼋。据研究,Gray定名的斯氏鳖实际上就是Heude命名的斑鼋。1984年,中国学者张明华对浙江省桐乡县罗家角新石器时代遗址中出土的鼋骨骼亚化石进行了研究,定名为太湖鼋。[2]

其实,太湖鼋就是斑鳖,因为张明华当时没有参考英、法学者的文献。前文提到的癞头鼋、大鼋、斯氏鳖、斑鼋、太湖鼋都是斑鳖。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中国学者几乎无任何后续报道,甚至连它是否为有效种、它的地理分布和生活习性也一无所知,因而在中国鳖科动物分类上,曾一度呈现混乱局面——被认为是中华鳖的同物异名,虽然发现过不少个体,但都被鉴定为鼋、斑鼋等物种;中国所有动物园和博物馆里的斑鳖标本都被错误地鉴定为鼋。[1]

苏州动物园园长陈大庆介绍,苏州动物园的这只斑鳖解放前就在这儿了,“苏州动物园建园前是一所古老殡舍,俗称‘昌善局’,专供有钱人家寄存尸体棺木。原昌善局内有园林,旱船、假山、亭榭及池塘等一应俱全,苏南地区的居民素有购买龟、鳖、鱼等在寺庙水池中放生的传统习俗,现存的斑鳖就是在解放前所放生的。”[1]

“1954年建园时,还有大小不一的十余只斑鳖,遗憾的是,当时把它当成了另一个物种——鼋,而且也没有对其很好地采取保护措施,至今只存活一只了。”1993年,陈大庆刚到苏州动物园工作时,就只剩下这只斑鳖。“它的裙边少了一块,是以前和其他斑鳖打架被咬掉的。”[1]

斑鳖数量减少的原因之一就是人们把它当作鼋,没有引起重视。为斑鳖正名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事。苏州动物园为支持苏州科技学院生物系建设,曾赠送了两只俗称“癞头鼋”的大鼋标本。苏州市科技学院生物系教授赵肯堂对其头骨、背、腹甲等进行了细致研究,发现这两只“癞头鼋”是斑鳖。经过多年研究,赵肯堂提出了大量证据,证明斑鳖是一个独特的物种,他是中国为斑鳖正名第一人。1992年起,赵肯堂多方奔走,为拯救斑鳖殚精竭虑,他的呼吁引起了反响,苏州市民从此把斑鳖看做国宝。然而,遗憾的是,赵肯堂2007年年初因病去世。其实,1873年,这个物种已经确定下来了,但后来专家都不认可。小的时候把它当中华鳖,大的时候就把它当鼋。就是90年代,赵肯堂研究发现确实存在这个物种。[3]

由于被认为是其他物种,人类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斑鳖的悲剧不断发生。2005年10月,北京动物园的雌性斑鳖离世,距离它从“鼋”正名为“斑鳖”仅一年。2006年12月16日,在上海动物园两栖爬行馆内,一头斑鳖始终未能得见任何同类,在游客投掷的硬币的包围中,孤寂地终其一生。其时,距离为它“验明正身”还不到3个月。

意识到斑鳖的重要性之后,2005年中国动物园协会在其网站上发文介绍斑鳖的特征,以便从其所属的动物园里发现斑鳖。

该种于1873年由JohnGray所命名。标本是当时英国政府驻上海领事RobertSwinhoei先生送给英国博物馆(B.M.)的。据说是从中国上海的邻近地区采集所得。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由于幼体和中华鳖相似,成体又和鼋很像,加上缺乏标本,因此在随后的100多年中,斑鳖并没有得到中国动物学界的认可,而被看成是中华鳖或鼋的同物异名。直到1987年,Meylan等重新研究了斑鳖的模式标本,恢复了其有效种的地位,并将之改到Refetus属中。然而,到这个时候,斑鳖在野外几乎绝迹,饲养的个体也寥寥无几了。[4]

形态特征

斑鳖背甲长椭圆形,背盘长36-57厘米,背盘宽度仅略小于长度,几近圆形。躯体扁平,仅略隆起,背面平滑光泽,暗橄榄绿(或黑绿)色,缀有许多黄色斑点。在较大的黄斑间,又散步大量黄色小点,有时形成包围前述黄色点斑的不规则的一圈;有些小点包围着大点,有的则形成窄纹;在相当于骨质背甲部分,黄色斑纹形成横竖交织的线纹或放射状纹。头、颈及四肢背面亦为黑绿色,具不规则的大小黄色斑。这种密集的黄色斑纹是斑鳖的特点。这些特征在两侧的前部更为明显。腹部灰色,只有两个不发达的胼胝在舌板与下板的联体上。雄性的尾长而粗,泄殖孔近尾端。幼体背甲具棱,并有许多小结节,随年龄增大而渐渐消失。[5]

斑鳖头骨中等大小,骨质吻短;下颚联合窄于最大眶径,并无中央嵴;轭骨与鳞骨接触,基蝶骨与颚骨相连;第一对肋板间仅为1枚椎板所分隔,第八对肋板退化,且不在中线相遇;背甲骨板具粗糙的凹痕。在第1对肋板间仅有1枚椎板;7-8枚椎板形成连续的1列;在8对肋板中,至少有1-2对在中间相遇。舌腹板与下腹板分离,不融合;前腹板小,相互分离;有2-5个大的胼胝体。头骨平而宽短,有1个非常短而圆的骨质吻,其长短于最大眶径;吻突短。前额骨与犁骨相接,上颚咀嚼面无脊。趾被蹼。[6]

栖息环境

生活于江河湖沼中,底栖。通常生活在长江流域和红河流域的淡水区域。

生活习性

斑鳖能在水下保持较长的时间。肉食性,性情凶猛。每年惊蛰前后,埋身池底淤泥中冬眠的斑鳖开始苏醒而出。春季的气温乍暖还寒,苏州动物园内的斑鳖只是在阳光和煦的午前浮出水面,缓慢地昂首泅游,尔后便匍匐在池中的石质小岛边缘,整个鳖体半淹在浅水中,长时间保持静止的姿势,酷似一块小岛边的岩石。通常,被淹在水下的鳖头每隔2-3分钟才抬起一次,在呼气的同时喷射出含在口中的小股水柱,然后张嘴掀鼻进行吸气,10-15秒钟后又沉首水中,这样的呼吸动作周而复始,循环不已。[2]

动物园隔日定时定点给斑鳖喂食。通常饲养员下午两点于食台旁用手或木板敲击水面,在水波震荡的讯息传递下,瘦弱疲惫的斑鳖开始挪动沉重的身躯,离开小岛,游向食台,摄取投食。斑鳖的进食量与季节、气温有关,夏季气温高,斑鳖的新陈代谢旺盛,进食量就多,每餐可吞食鸡(脯)肉1-1.5千克,但对投喂的杂鱼类则嗜食性并不明显。饱食后常沿着池周漫游,显得较为悠闲。此时可见鳖的背部、裙边、直出的尾巴、轻盈划水的四肢、前伸的长颈及明亮的眼睛。这样的游泳有时可持续1小时左右。该鳖的裙边虽然清晰可见,但并不丰满,显然是与生活环境的水质差、营养条件不理想、健康状况不佳有关。游园者常向斑鳖抛掷各种食品,它也乐于容纳。盛暑酷热或气温低凉的日子,斑鳖对投食反应比较冷淡,即便来到食台,也显得神情呆滞、萎靡不振,毫无食欲,一般在食台附近游动两三个来回后,就沉入水底或返回小岛歇息。因此斑鳖在数日或一周内拒不进食的情况屡见不鲜。[2]

分布范围

分布于长江下游及太湖周围,中国南部。主要生活在太湖流域,苏州动物园与越南河内的厚恩金姆湖(还剑湖)。

曾广泛分布于中国长江下游和太湖地区,云南地区以及越南北部一部分地区。[7]

种群现状

数量

斑鳖数量稀少极其珍贵,是比中华鲟更濒危的“水中大熊猫”。”WCS两栖爬行类物种项目协调员吕顺清介绍,斑鳖是龟类中最濒危物种,全球已知存活的斑鳖只有3只。

截止1990年代末,由于人类活动大量增加以及传统中药对龟鳖壳的巨大需求,斑鳖的种群数量迅速下降,仅存4只已知个体,两只生活在越南,还有两只就在苏州动物园。2011年底,越南河内,世界上最后仅存的4只斑鳖个体中的一只,被发现并保护起来。[8]

2016年1月19日在越南还剑湖被尊为国宝的“百年神鳖”被证实死亡。鳖被暂时移到玉山祠内暂时安放,随后将制成标本,收藏在越南自然博物馆内。

自然

“斑鳖主要生活在太湖流域,但那里经济比较发达,污染比较厉害,太湖接连蓝藻暴发,由此可以看出水质的污染程度。”“在自然状态下,斑鳖应该在一个开阔的水域当中,并且水质不能受到污染。它是吃活食的,包括鱼类等水生动物。”长江下游、太湖周围的环境难以让它生存。这几十年,太湖都没有发现斑鳖。“太湖存在斑鳖的可能性太渺茫了。水质变化太厉害。

该物种对栖息地要求比较高,它的领域行为很强,把两个鳖放在一个池子,它们肯定会打架,直到把对方打死。它们需要的栖息地范围特别大,既要沙滩还要陆地和水。

人为

栖息地的污染、捕捞导致了斑鳖现在这样一种生存状况。龟在野外,只要有人看见,准会被拿走吃了或卖了,而龟又必须上岸来晒背、产卵,所以很容易被人抓住。”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中国项目主任解焱介绍,中国所有的野生龟鳖类,都面临着这种威胁,“这和中国恶劣的饮食文化传统有关。”[9]

龟鳖类肉质所具有的营养,通过广谱维生素或是普通鸡肉都能达到古医书所言功效。而传统中国饮食习惯让一些现代人无视这一根本事实,一味追求所谓文化,实乃陋习。

保护级别

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00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3.1——极危(CR)。[10]

列入《华盛顿公约》CITES附录Ⅰ级保护动物。

相关报导

保护措施

保护斑鳖的最好办法是让它们繁衍生息。最早的计划是让上海动物园雌性斑鳖与苏州动物园的“斑鳖小伙”就近配对,可是2006年12月,上海动物园的那只斑鳖“圆寂”了。就在城市商报报道这一消息后,市民潘裕博独家向商报披露:西园寺原先有四五只“癞头鼋”,都是他的族祖、清末探花潘祖荫(1830-1890)所放,其中两三只1938年春被日寇吃掉了。如果这一消息得到确证,对研究西园寺斑鳖的年龄以及是否还有生育能力意义重大[3]

为此,记者特意前往苏州博物馆,查看潘祖荫的日记。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记者果然找到了潘祖荫清朝光绪九年(1883年)放鼋的记载,而且证实当时放生的一共有6只,比潘裕博记忆中的数量还要多。

这样看来,如果能找到西园寺的雌性斑鳖“圆圆”,苏州动物园的斑鳖小伙同样有希望跟它繁育后代。遗憾的是,“圆圆”一直芳踪难觅,这一设想基本没有可操作性。

幸而,2007年1月,长沙动物园一只80岁的老鳖被认定为雌性斑鳖,年龄只相当于人类的20多岁,还能连续产卵,显示了旺盛的生育能力。这样一来,苏州动物园的斑鳖小伙有了真正的“梦中情人。

如何早日促成长沙、苏州斑鳖联姻、拯救斑鳖家族,有关人士提出了两种方案:让长沙动物园斑鳖姑娘“远嫁”苏州,或让苏州动物园斑鳖小伙“倒插门”到长沙。但考虑到斑鳖搬来搬去有可能影响健康,苏州动物园斑鳖池有待改造,两只陌生斑鳖放在一起可能合不来等情况,这些设想并没有立即付诸设施。

2007年6月,长沙动物园方面提出了通过人工授精方式解决斑鳖繁育问题的设想,WCS组织对此表示愿意提供技术和相关专业人士支持。年9月,在黑龙江佳木斯市召开的中国动物园协会科委会2007年工作会议上,长沙动物园、苏州动物园及WCS组织三方会商后决定:通过人工授精方式,让苏州动物园的斑鳖小伙和长沙动物园的斑鳖姑娘繁育后代,并定于2008年春季开始尝试,如果不成功,再改为让斑鳖直接交配。

消息传出后,国内一些专家提出质疑:利用微小电动震动仪从雄性斑鳖身上采集精子能否成功?通过人工方式抽取精子,对雄性斑鳖究竟有多大伤害?由于没有先例,谁也不能保证。而全世界已知的活体斑鳖中,最适合配对的就是苏州动物园斑鳖小伙和长沙动物园的斑鳖姑娘,万一一方身体受损可怎么办?

最终,经过慎重研究和组织专家论证,长沙动物园、苏州动物园及WCS组织于2007年12月下旬签署了技术合同,决定先尝试让斑鳖直接交配,不行再尝试人工授精。

那么,到底是让苏州斑鳖倒插门,还是让长沙斑鳖嫁上门。双方又是一番讨价还价。最后,长沙方面让步了。这是因为苏州斑鳖的体量偏大(大约是长沙斑鳖的两倍左右),年岁又大,搬动起来不方便;另外,长沙动物园斑鳖进、下半年后将随其他动物搬迁至生态动物园。这次“嫁”到苏州,也是锻炼其适应环境的能力。有缘千里来相会。湖南长沙动物园斑鳖“姑娘”的婚期终于定了。

长沙动物园管理处副主任严霞晖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计划,WCS组织专家5月4日将为斑鳖姑娘作最后的体检,5日下午,斑鳖姑娘将乘上专门的汽车,预计6日早晨到达苏州。“之所以选汽车,是因为用飞机托运的话,货舱里温差大,斑鳖姑娘可能吃不消;选这样的时间用汽车运送,也是为了让温度变化小一点,减少对斑鳖姑娘的影响”。

雌鳖乔迁

2009年5月6日早上,承担着物种延续重任的长沙斑鳖“姑娘”在经过一千一百公里的长途奔波后终于平安抵达苏州动物园,率先住进了“新房”,新郎则是苏州的一只斑鳖。[11]

看到新媳妇,另一池塘中的苏州斑鳖“小伙”显得兴奋不已,不时把头探出水面张望,或者干脆露出巨大的身躯和小鱼嬉戏。“新娘”则显得比较害羞。

它们的“婚房”是个约400平米的池塘,被一道隔离网分成相等的两部分,南边是一个用细沙铺成的人工岛,这将是它们繁衍后代的地方。隔离网中的活门打开后,“夫妻俩”便可亲密接触了。很多苏州市民和游客一早就守候在鳖池边,期待一睹“新娘”的芳容。

据介绍,虽然这三只斑鳖都已步入老年,但饲养得当还能活两三百年。若这两只斑鳖繁殖成功,将是保护斑鳖的最后希望。

繁殖情况

据动物园负责人陈大庆介绍,雌鳖来苏之后,经历了交配、两次产卵、冬眠等过程,对环境还是比较适应的,一年能吃掉约50斤饲料。与苏州雄性斑鳖的交配繁育活动也很正常,仅2009年4月、5月、6月和7月园方就曾多次让它俩“同房”。[12]

从2009年5月到7月,雌性斑鳖先后在斑鳖池边的沙滩上产下4窝卵,令工作人员惊喜的是,与雌鳖所产卵不同,发现了受精卵的存在,其中第一批卵中有2枚,第二批中有5枚。

陈大庆说,为了最大可能地提高斑鳖卵孵化的概率,除了第四窝的卵全部留在原地进行自然孵化外,其余所产的三窝卵都分成两份,一半留在沙土中,另一半则放到孵化箱里进行人工孵化,其中包括第二窝中的4枚受精卵。

工作人员为等待斑鳖宝宝的出世做了精心准备,在室内,用铁丝网将沙滩围了起来,网里放了两个盆,盆中有水有沙,盆的上方还有小型遮阳棚,是怕万一斑鳖宝宝出世会被夏天的烈日晒坏;在室内,参照其他龟鳖类人工繁育的适宜温度,在孵化箱中设置了3种温度条件,分别为29℃、31℃和33℃,陈大庆解释说,这是因为龟鳖类的卵在23℃以下,胚胎会停止发育,而在34℃以上会死亡。可是事后的检查研究发现,无论是在沙滩上还是孵化箱中,小斑鳖都在孵化不到一周的时间内,即胚胎发育初期便死亡了。

据专家们分析推测,之所以未能孵化成功,主要有两种可能。其一是因为雌性斑鳖饮食中营养吸收不够全面,多年钙摄入不足,蛋壳壁太薄;还有一种可能是雄性斑鳖的精子活力不够,这也有两方面的原因,一种是雄性斑鳖年纪大了,生理机能自然衰退,还有一种是因为数十年单身生活,在其体内可能储存了大量精子,因年代久了而缺乏活性。陈大庆说,专家们一致决定不对斑鳖进行捕捉研究,继续让其自然活动,因为每次捕捉都会引起动物的应激反应,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伤害。

值得注意的是,龟鳖类动物一年一般产卵两次,而雌性斑鳖这4次产卵有些异常。对此,专家们推测,有可能是以前在长沙动物园时,雌性斑鳖的活动空间太小,到了苏州以后,它有了专属“寓所”,还有沙滩灌木等良好的环境,活动量大了,食物摄入量也大了,因此体内以前积存的卵加大了排出量。陈大庆说,对斑鳖这种生物人们了解得不多,一切还在摸索之中。

尽管一直没有斑鳖宝宝出世,陈大庆说,受精卵的存在,说明两只斑鳖都具有繁殖能力,对保护延续这一世界极度濒危动物物种带来了希望,四方专家都对此仍然持有信心,并将继续斑鳖的繁育工作。昨天,借着斑鳖孵化室首次对记者开放的机会,记者看到了斑鳖人工繁育和研究的全套设施。

首先吸引众人目光的是放在桌子上的一堆封好的大型玻璃瓶,孵化失败的斑鳖卵就浸泡在酒精溶液里,储存在其中。只见斑鳖卵多数为圆形,像略小的乒乓球,也有少数呈长圆形,蛋壳的颜色是白色的,因为壁薄,有的能见到里面淡黄色的物体,许多蛋壳上还有黑色的裂纹。细看发现,每个卵上都做好了标记,陈大庆说,保存这些斑鳖卵,是为下一步研究所用。

在孵化室的另一边,放着3个两栖动物专用孵化箱,据介绍这些都是美国进口的,由TSA组织提供,每个箱子可以一次孵化四五十枚斑鳖卵。在箱子顶部设有温控器,透明的箱体里有两层架子,需要孵化的斑鳖卵先要装在长方形的塑料盒子里,再放到架子上孵化,每只盒子里面都有事先铺好的沙子,这是因为孵小斑鳖时除了需要保持恒定温度外,还要保持25%的湿度。

紧邻孵化箱是一个底面积约1.2平方米的大玻璃箱,这是斑鳖宝宝的“保育箱”。箱子底部铺了厚厚的沙子,沉淀在处理过的自来水下面,箱子里装有净水器和增氧器,陈大庆说,一般斑鳖都是在9月孵化,一旦孵化成活,就在这里面过冬,到来年春天再放到户外去。对斑鳖饲料的改善一直在进行中,主要是增加钙质含量高的食物,如虾、小龙虾、鸡脖子、鹌鹑等,还添加了维生素和钙片,“希望明年能见效”,陈大庆说。

80余岁斑鳖人工授精:全球仅3只寿命400岁

搬至苏州动物园后至今,每年雌性斑鳖都会产卵,但均未受精成功。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WCS)的吕顺清教授分析,可能是交配过程中精子未进入雌性体内,也有可能是雄性斑鳖精子活力有问题。因此,目前这一极度濒危物种传宗接代唯一可行的方法就是人工授精。

斑鳖,珍惜物种,目前全球已知存活的仅有3只。除中国专家外,此次在苏为斑鳖实施人工授精的外国专家还有美国圣地亚哥动物园的繁殖生理学专家芭芭拉,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首席兽医保罗,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亚洲区爬行动物专家史蒂夫等。[13]

雄鳖去世

2007年,苏州西园寺两只中华斑鳖中的一只雄鳖“方方”,在历经了400多年的风雨沧桑之后,寿终正寝。随着这只斑鳖的离去,全球已知存活的斑鳖,今仅存3只(西园寺另一只是否存在未查明)。此前中国还有另外两只斑鳖,分别在北京动物园、上海动物园内,但却于2005、2006年死亡。斑鳖更加濒危的现实让人心情沉重。[14]

苏州、长沙的两地动物园已对各自的斑鳖保持了数十年的研究观察,对其生活习性等有了深入了解。如今,为保存这一珍贵物种,两地将开展合作,拯救中华斑鳖。

越南捕获

据《每日邮报》2008年4月4日讯,在经过了一个月的努力后,越南人终于捕获了一头病重的“斑鳖”。斑鳖是越南独立的神圣象征。由于这只斑鳖身患重病需要救治,一个月前越南人就开始了捕斑鳖的尝试,这头巨龟的身体上的伤痕或由污染导致,此前政府曾下令治理污染,清除人工湖中的垃圾。

[15]

50名工人花了两个小时时间才将斑鳖网住并将它引到笼子里。当脖子和四肢已经伤痕累累的庞然大物终于被捕获时,岸边成千上万围观的人们发出阵阵欢呼。这一幕就在越南首都河内的还剑湖上演。之后大龟将被送到一个小岛上,那里有必要的设备和小池塘,可以作为“医院”。

哈丁杜克研究这种斑鳖已有20年,他认为自己就是斑鳖的守护者。他说斑鳖将在小岛上接受治疗,但不知道多久才会痊愈。

传说15世纪的时候当地人们曾用神剑驱逐侵略者,而斑鳖则是守卫神剑的侍者。一些人认为今天的这只就是近六个世纪以前帮助越南国王抵抗外敌入侵的那只神龟。但专家们认为这只斑鳖的实际年龄其实只有80至100岁左右。

斑鳖头部和身上斑驳的伤痕引发了人们的关注,促使政府组成特别委员会并雇佣几百名工人清除湖里的污染和垃圾。斑鳖病重的照片公布之后,几乎在群众中引发恐慌。新闻报纸在头版刊登相关报道,网上聊天室里也到处是关于斑鳖的讨论。

估计这只斑鳖重达440磅(约200公斤)。它是世界上最濒危淡水龟类的一种。这种斑鳖在越南境内还有一只,另外两只在中国的动物园里。但“斑鳖”对越南的重要意义与数量无关。

在关于越南国王黎利的传说中提到,国王曾用一把神赐的宝剑击败侵略者。战争胜利后,国王乘船驶过湖面的时候,一只巨大的金色神龟浮上水面,用嘴取下了带着国王身上的宝剑,之后潜入水中将宝剑还给其神圣的所有者。许多越南人相信今天的这只斑鳖就是当年的那只神龟。位于河内市中心的还剑湖,其名字的含义就是“归还宝剑之湖”。

2016年01月19日消息:一只在越南家喻户晓的百年老鳖19日被发现死亡,该消息在越南民众中引发不小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