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 海南长臂猿知识
  • 海南长臂猿百科
  • 海南长臂猿资讯

  • 抱歉,该分类下还没有文章!

海南长臂猿 @@@@

海南黑冠长臂猿(学名:Nomascushainanus)两性之间的毛色相差很大。雄性完全是黑色的,顶多在嘴角边有几根白毛。头上有一簇毛。雌性的毛色从黄灰色到淡棕色,在头的顶部和腹部有一黑斑,此外手指和四肢可能部分是黑棕色的。两性之间的大小没有区别,体重可以达到八千克。

生活在一夫一妻制的家庭群中,由一头雄兽、一头雌兽和一至三头幼兽组成。领地由它们的叫声来标志。可以在树上使用灵活的长臂跳跃攀爬。主要吃果子,偶尔也吃一些树叶和小动物。是中国海南岛的特产。

中文学名
海南黑冠长臂猿
拉丁学名
Nomascushainanus
别称
海南长臂猿、黑长臂猿、吼猴、撩梆猴、料猴、风猴、黑猴
动物界
脊索动物门
哺乳纲
灵长目
长臂猿科
长臂猿属
海南黑冠长臂猿
命名者及年代
Thomas,1892
英文名称
HainanGibbon
英文名称
HainanCrestedGibbon
英文名称
HainanBlackGibbon
英文名称
HainanBlackCrestedGibbon

目录

外形特征

海南黑冠长臂猿为中型猿类,体矫健,体重7-10千克,体长40-50厘米,前肢明显长于后肢,无尾。毛被短而蓬松。胸腹部浅灰黄色,常染有黑褐色。

海南黑冠长臂猿的命名,是因为该物种头上长有一顶“黑帽”。雌雄异色。公猿通体黑色,体形比母猿略小,头顶有短而直立冠状簇毛,如怒发冲冠;母猿全身金黄,体背为灰黄、棕黄或橙黄色,头顶有棱形或多角形黑色的冠斑,恰似戴了顶小黑帽。雌雄均无尾,也无颊囊。

海南黑冠长臂猿一生中要变换几次颜色。刚出生的小猿是金黄色的,只有头顶正中有道黑线;长到6个月左右毛色开始变成黑色,首先是肩部、背部和手臂、臀部,然后再扩大到身体的其他部位,最后是腹部。到6-7岁性成熟,毛色才渐分雌雄,雌猿变成金黄色的着装,而雄猿却还是一身黑衣。雄兽的体毛完全变为黑色后就不再变化,但雌兽在达到性成熟的年龄时,毛色却又从黑色逐步变成淡黄色。雌猿由黑色变为黄色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须一年多的时间方可完成,期间所呈现的,是一只不黑不黄的“灰猿”。[1-2]

分类定位

关于海南黑冠长臂猿的分类学地位,学术界一直以来就颇有争议。传统的说法是其与云南南部的黑长臂猿(Hylobatesconcolor)为同一个种;但海南黑冠长臂猿由于与云南及东南亚国家热带原始森林中的黑长臂猿种群的雌性通体黄色稍有不同,一些专家把海南黑冠长臂猿列为黑长臂猿的一个亚种。有专家认为,海南黑冠长臂猿应与越南北部仅存20多只的黑冠长臂猿为同一个种(Nomascussp.cf.nasutus),也有专家表示海南黑冠长臂猿可以独立为一个种。正是因为其在分类地位上的争议性,更显得海南黑冠长臂猿的珍贵和重要。

此外,海南长臂猿的群体结构有一雄多雌的现象,而其他各种长臂猿都是一雄一雌结构,专家认为,这种独特的群体结构是海南长臂猿对栖息地受到破坏的一种新的适应现象;海南长臂猿群体领域的面积明显较大,这可能是它的分布区处于亚热带雨林的北缘,食物条件不如东南亚典型的热带雨林的缘故;海南长臂猿鸣声的声学结构,也与其他几种长臂猿不尽相同。有的学者结合分子生物学的有关研究结果,提出海南长臂猿有别于分布于云南的黑长臂猿,应该是一个独立的种。[2]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已将海南黑冠长臂猿立为独立物种,学名:Nomascushainanus。[3]

栖息环境

海南黑冠长臂猿主要栖息于热带雨林和南亚热带山地湿性季风常绿阔叶林,其栖息地海拔约从100米到2500米,最喜欢在海拔600米以下低地热带雨林栖息,但因低地雨林早在20世纪已经破坏殆尽,海南长臂猿的分布也只能退到海拔650米到1200米间的山地雨林中,是已知长臂猿中分布海拔最高的一个种。

海南黑冠长臂猿集中分布在海南岛坝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内。坝王岭是中国以保护黑长臂猿为主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位于海南岛西南最大的山脉雅加大岭北部的斧头岭,总面积为66平方公里,如果说海南岛是中国热带地区的一颗明珠,那么坝王岭便是镶嵌在这颗明珠上宝石。这里山峦起伏,沟谷纵横。气候条件优越,温暖湿润,土壤肥沃,分布有热带或热带性的原始森林。这里是黑长臂猿栖息的典型环境,古木参天,树叶繁茂,高大的陆均松、山龙眼、山荔枝及各种榕树,粗大的木质藤本植物攀爬缠绕直上树梢,附生、寄生植物丰富,组成错落多姿的层间层,林相的色调异常丰富,热带森林群落复杂而多样,即使在冬季,也是千里葱绿,万木争荣,热带雨林的特征,到处可见。[2]

生活习性

海南黑冠长臂猿的活动领域比较固定,无季节迁移现象。生性机警,晨昏活动,有固定的活动范围和活动路线。海南黑冠长臂猿是树栖猿类,在树上攀援自如,活动与觅食均在15米高大乔木的冠层或中层中穿越进行,很少下至5米以下的小树上活动。它没有固定的睡觉地点,也不会做窝。睡觉时蜷曲在树上,有时也会在树干上仰天而卧。[4]

海南黑冠长臂猿与其他长臂猿不同之处在于它的种群较大,营家族式生活,一般以3-5头至7-8头的家庭群为活动单位,有时甚至每群10余只。社群配偶制为“一夫多妻”制,即一只成年雄性和2只成年雌性组成。只有受到干忧的小群才是“一夫一妻”制。海南黑冠长臂猿社群的活动范围大多在60公顷左右,远大于其他长臂猿,种群密度为每平方公里2.6只。[4]

海南黑冠长臂猿每天的活动很有规律,定时的高声鸣叫,是它们一天当中必不可少的内容。专家就是据此习性来调查长臂猿数量的。早上6、7点钟,天空还没亮透的时候,猿群就开始第一次鸣叫。先是公猿的高声啼鸣,接着是母猿的喧闹和歌唱,整个过程有15分钟。声音高亢洪亮,能传到几公里之外。数里外都可以听见,这种鸣叫可表示猿群对其领域的拥有,警告别的猿群不要进犯。开始时,大公猿会跑到高枝上进行“领唱”,发出口哨般的长鸣,接着母猿、小猿也会加入,发出短促而杂乱的“咯、咯”声,此时,猿群中的两只母猿会非常激动,相拥着不停跳跃。相隔不远的两群长臂猿有时也会同时鸣叫,它们像是在比赛谁的声音大、耐力好。森林里鸣啼声、尖叫声、呼啸声此起彼伏,热闹非凡,令人难忘。[4]

随后,在公猿的带领下,猿群在自己的领地里觅食。到八九点钟,在吃饱休息后,开始第二次鸣叫。接着又是一边巡视领地,一边取食。如果天气好,食物充足,猿群成员的心情都很好。猿群会在中午时分再叫一次。到了下午,它们还是边走边吃,只是不会再鸣叫了。[4]

海南黑冠长臂猿以多种热带野果、嫩叶、花苞为主要食物,偶尔也会吃点昆虫、鸟蛋等动物性食物。海南黑冠长臂猿极少下地饮水,主要靠饮叶片的露水,也会用手从树洞里掏水来喝。坝王岭热带雨林里一年四季都有不同的野果成熟,可以给长臂猿提供充足的食物。而海南黑冠长臂猿对甜美的野荔枝却情有独钟。坝王岭被称为野荔枝之乡,每到成熟的季节,生长在沟谷中高大的野荔枝树上火红的果实缀满了枝头,蔚为壮观。像人一样喜欢甜食的长臂猿自然不会错过机会,它们经常会到海拔较低的地方去享受这难得的美味。可是野荔枝也有“大小年”之分,通常隔几年才结一次果,长臂猿要吃上一次也很不容易。[4]

分布范围

海南黑冠长臂猿过去广泛分布于海南岛的五指山、鹦哥岭、吊罗山、黎母山、东方和白沙。

仅分布在海南省昌江县和白沙县交界的坝王岭林区,而就在20世纪末至21世纪初,海南长臂猿还广泛分布于海南中部的各县,20世纪40年代整个海南尚有2000只左右。50年代初期,海南在澄迈、屯昌以南的12个县都生活着黑长臂猿,总数达2000只左右。1960-1963年间在乐东县的尖锋岭和陵水县的吊罗山等地仍有不少,到了20世纪70年代末大部分地区都已绝迹,全岛仅在坝王岭、鹦哥岭和黎母岭等地残存着7-8个小的群体,总数只有30多只。而1980年坝王岭自然保护区成立的时候,仅存有7—8只左右了。经过10多年的保护工作,海南长臂猿的数量才有所增加,已经有4群共18只,其中雌兽6只,雄兽和幼仔12只,集中分布在坝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内。[2]

繁殖方式

海南黑冠长臂猿雄猿七八岁性成熟。雌性9岁性成熟,妊娠期7-8个月,2-3年生-胎,每胎1仔。雄猿性成熟后会被驱逐出猿群,过一段独立生活,如果不能在其他猿群中争取到领袖的位置,就很可能孤独一生。海南黑冠长臂猿寿命可达30余年。[4]

种群现状

濒危年谱

海南黑冠长臂猿是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

1995年的第二届中国灵长类学术会议将海南黑冠长臂猿列为高度濒危保护动物。

1998年版的《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指出:目前黑长臂猿的海南亚种是中国所有灵长目动物中面临灭绝危险最大的一种。

1999年,中国灵长类专家组起草的中国灵长类保护行动纲领中,将海南黑冠长臂猿列为中国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之首。

2001年美国《时代周刊》载:据WWF(世界自然基金会)、IUCN(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PS(国际灵长类学会)等组织的材料,列出全球最濒危的25种灵长类,其中海南黑冠长臂猿列为第6位。这25种灵长类中,海南黑冠长臂猿估计少于50只,是惟一不到100只的灵长类动物。

2002年8月上旬,第19届国际灵长类大会在北京召开。大会上,确定了全世界极濒危的25种灵长类,海南黑冠长臂猿被列为第5位。在确定中国的灵长类保护级别时,海南黑冠长臂猿被列为第一位。

据资料记载,20世纪初,海南森林覆盖率达90%,全岛各县均有长臂猿分布。50年代,森林面积达86万公顷,海南黑冠长臂猿分布于海南岛澄迈、屯昌一线以南12个县区,数量达2000多只。60年代中期,先后在6个县绝迹。而到了1983年,仅在鹦哥岭主峰两侧及黎母岭主峰的南坡有发现,约30只残存于20万亩天然林中,种群大多被隔离成岛状分布。

在1980年林业部门将海南斧头岭林区划作保护区,并开展了一系列的保护研究工作,使得海南黑冠长臂猿得以在这最后的一小片家园里休养生息。到了90年代初,虽然海南省全面停止了对天然林的砍伐,但除了坝王岭自然保护区还有不到7只海南黑冠长臂猿之外,其它地区的海南黑冠长臂猿由于得不到有效保护和种群数量过少,就都逐渐没有了踪迹。在随后的几年中,保护区的工作人员数次观察到雌猿怀孕和雌猿怀抱刚出生猿崽,由此累加,到2003年2月,应为4群24只。2000年活动于斧头岭下的B群共7只,其中两只成年母猿,一只老公猿,两只黑色公猿(其中一只可能是未成年的母猿)和两只小猿。到2001年这一群只剩下4只,两母一公和一小崽。减少的原因可能是分群;也可能是自然死亡,也可能是被猎人射杀了。

经过20多年的艰苦保护,海南黑冠长臂猿才又呈现恢复增长趋势。至2008年,海南黑冠长臂猿仅存于海南省霸王岭自然保护区这片面积只有2000公顷的热带山地雨林“孤岛”里,共四群18只,其中母猿6只,公猿和仔猿12只。[4]

历次考察

1998年,在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的江海声教授的指导下对坝王岭保护区的海南黑冠长臂猿进行了一次全面、缜密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坝王岭海南黑冠长臂猿的数量为4群19只。同年春天,海南吊罗山自然保护区从当地农民处得到报告,吊罗山发现有海南黑冠长臂猿的踪迹。海南陆生野生动物调查队4月下旬进驻吊罗山,30多名调查队员(有大学教师、有经验丰富的保护区工作人员、记者)在十几位当地农民的协助下,分9个观察点,在吊罗山的雨林中扎帐篷、野炊8天7夜,但仍没有看到或听到海南黑冠长臂猿的踪迹和鸣叫声。[5]

2003年3月,由北京、广州、香港、海南的30多名专家对新近发现的一片热带雨林进行生物多样性考察。这片雨林位于海南白沙、五指山、乐东、昌江几县市的交界处,属鹦哥岭山脉的西南段,面积80平方公里(尚有100多平方公里未及考察),发现许多热带雨林的典型动物和植物,但仍未听到海南黑冠长臂猿的鸣叫。同年10月,来自海南、广东、上海、北京以及瑞士、法国等地区和国家,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FFI)、香港嘉道理农场暨植物园(KFBG)等国际环保组织的专家,和海南省林业局的研究员一起,在霸王岭进行了为期16天大规模的海南黑冠长臂猿的生存环境调查。这也是国际上首次对海南黑冠长臂猿开展的状况调查。[5]

这次调查采用三角定位法。在进行定点调查时,调查员在一个固定地点静止不动,记录他所看到或听到的海南黑冠长臂猿。这里所指的固定地点又名监听点,设置在能清晰监测海南黑冠长臂猿鸣叫声的有利位置上,如远离溪流的高处,尽量避免遗漏任何叫声。当时,专家和队员们在同一时间设置了16个监听点,每个监听点的间距为1公里,平均布点。为抓紧每个聆听海南黑冠长臂猿鸣叫的机会,调查员在长臂猿开始鸣叫前就抵达监听点,也就是每天早上第一缕阳光射进森林之前。整个早上监听海南黑冠长臂猿的鸣叫、活动。[5]

11天的监测期结束后,调查员们把各自收集到的海南黑冠长臂猿鸣叫时段、与监听者的方位及距离、鸣叫类型等,还有所目击到的海南黑冠长臂猿个体数目、毛色、体型等级、行为及其活动的时段等结果进行了比较。调查队员们还用5天时间,分成13个小队,在霸王岭保护区扩建部分的两处林木茂盛地区搜索海南黑冠长臂猿的踪影。[5]

最终,调查队得出了霸王岭自然保护区海南黑冠长臂猿可靠的最低种群数字:13只长臂猿个体,分别为A小群6只(包括2只幼猿)、B小群5只(包括1只幼猿)及2只雄性独猿。[5]

致危因素

海南黑冠长臂猿落到濒临灭绝的边缘的原因:

海南黑冠长臂猿对生存环境有很强的依赖性,只有在原始的季雨林中才能生存,在林种单一的人工林、砍伐过的次生林里,海南黑冠长臂猿都不能生存。

海南黑冠长臂猿习惯在高15米以上、胸径20厘米以上的树上活动。它们喜欢的原始热带雨林有五六层,食物来源丰富,在择伐过的林子里,长臂猿面临的是食物短缺。海南黑冠长臂猿主要吃植物的果实,包括肖蒲桃、猕猴桃或者鸭脚木和海南冬青的叶子,如果提供足够的食物,也许它们能在次生林里生存,但在人工林中绝不可能。[4]

对生存环境依赖性强,而赖以栖身的原始森林不断遭到破坏,是海南黑冠长臂猿不断减少的重要原因。随着人们大量砍伐和开垦天然林,岛上热带雨林大面积丧失,低海拔的热带雨林大部被毁,残余的雨林亦变成绿色“孤岛”,使海南黑冠长臂猿的栖息环境遭受破坏并逐渐恶化。至2008年,在海南黑冠长臂猿的分布范围内,栖息地已经丧失了75%。海南岛由于人口骤增和自然保护不力,滥垦、滥伐、滥猎、滥采的现象十分严重,森林面积已由80多万公顷下降到不足20万公顷,其中还包括大片的人工橡胶林。[2]

数量上的稀少自然就产生了近亲繁殖,导致种群一代不如一代。多病无治,也是海南黑冠长臂猿濒临灭绝的因素。比如产后风,在自然环境中的海南黑冠长臂猿平均寿命只有20岁左右。

同时,雨林的岛状分布也造成了海南黑冠长臂猿的种群过小,种群分布的不连续以及繁殖率低,加上海南黑冠长臂猿世代周期较长(7-8年)等等原因,加速了海南黑冠长臂猿的灭绝。[4]

但是对海南黑冠长臂猿生存危害最大的还是人类的猎杀。海南黑冠长臂猿又被称作乌猿,其骨骼为药材“乌猿骨”,中医传统理论认为有滋补养颜、祛风健骨、舒筋活血的功效。海南黑冠长臂猿以家庭为单元活动,一只被打,全家都逃不了,其情非常悲惨。在东方,通什等几百公里以外的群众进入保护区偷猎的比较多,对海南黑冠长臂猿等保护动物威胁极大,使海南黑冠长臂猿数量急剧减少。许多科学家和动物摄影家在几年的观察、拍摄中发现,往往在一群长臂猿中失踪的就是黑色的公猿,这些公猿很有可能就是被猎人捕杀了。[6]

保护级别

列入CITES(华盛顿公约)濒危等级:附录Ⅰ生效年代:1997

列入中国国家重点保护动物等级:一级生效年代:1989

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等级:濒危生效年代:1996

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3.1——极危(C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