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 犰狳知识
  • 犰狳百科
  • 犰狳资讯

  • 抱歉,该分类下还没有文章!

犰狳 @@@@

犰狳(读音:qiúyú),又称“铠鼠”。犰狳是生活在中美和南美热带森林、草原、半荒漠及温暖的平地和森林的一种濒危物种,犰狳科共有9属21种(有1属1种已灭绝):裸尾犰狳属、圆头倭犰狳属、披毛犰狳属、倭犰狳属、犰狳属、六带犰狳属、大犰狳属、三带犰狳属、小犰狳属。是除人类以外唯一携有麻风病毒的动物。

中文学名
犰狳
拉丁学名
Priodontesmaximus或P.giganteus
别称
铠鼠
动物界
脊索动物门
亚门
脊椎动物亚门
哺乳纲
亚纲
真兽亚纲
带甲目
犰狳科
亚科
犰狳亚科,倭犰狳亚科
分布区域
美洲
英文名
Armadillo
贫齿类

目录

外形特征

犰狳,一种小哺乳动物,与食蚁兽和树懒有近亲关系,用盔甲似的骨质甲保护自己。大多数种类的犰

狳,骨质甲覆盖头部、身体、尾巴和腿外侧;这层骨质甲深入皮肤中,由薄的角质组织覆盖。头部,前半部和后半部的骨质甲是分开的。身体中间的骨质甲成带状,可以灵活活动。在身体没有骨盘的地方长有稀疏的毛。犰狳有小耳朵和长尖的嘴。前脚上有有力的爪子,用来挖洞。

大犰狳(GiantArmadillo),包括5英寸(38厘米)的尾巴在内,长约20英尺(1.5米)。它可以用尾巴作支撑坐在屁股上。粉毛犰狳(PinkFairyArmadillo),或倭犰狳(Pichiciego),是最小的一种犰狳。长约6英寸(15厘米),粉白色。它的盔甲与其他品种不同,盔甲只覆盖头顶和躯干。三带犰狳(Three-bandedArmadillo)能够把自己团成球保护自己。九带犰狳(Nine-bandedArmadillo)是在美国发现的唯一一个品种,主要生活在北卡罗莱纳州(NorthCarolina)到德克萨斯州。长约30英寸(75厘米)。雌性一般每年春天产下同卵四胞胎。[1]

结构上最明显的特点是有关节的甲。这种由骨质组成的鳞甲上还覆有角质表皮。体上鳞甲形成各种式样,但通常是一个头盾及一系列颈部和身体大部分的保护盾板。在腹部和四肢盾板之间柔软的皮肤上有稀疏的毛。有些种类能卷曲,以保护易受伤害的四肢和腹部。大犰狳是最大的种类,重达60公斤,最小的小犰狳不过120克。头骨长而背腹偏平。牙齿随年龄增长而部分地丢失。所有犰狳四肢都很结实,前后足大而有钝爪。除执徐属外,前后足都是五趾,后足常为足行性。[2]

生活习性

大多数品种的犰狳白天生活在洞里,晚上出来找食物。它们吃白蚁、蚂蚁、蛇、腐肉和植物。[1]

与贫齿目其他种类相比,犰狳的食性和运动并无更引人注目的特化。大多数种类主要以昆虫为食,但也吃些无脊椎动物和小型脊椎动物,也吃点植物性食料。[2]

长12.5-100厘米,尾长2.5-50厘米,体重可达50千克以上;上体两侧和4肢外侧常覆盖着骨板与鳞板,构成保护躯体的盔甲,这一盔甲由几列可动的横带分成前后两部,横带间由弹性皮肤连接,可将身体卷缩成球状,以防御天敌侵害;耳小;舌能伸缩;前肢3-5指,指爪弯曲强大,后肢5趾,具爪;牙齿细小,钉状,终生生长。

犰狳区别于其他动物的最明显特征是它的一副鳞状铠甲。就是因为这副甲胄,它被西班牙征服者冠以“披甲猪”之称。在西班牙人在中美洲肆虐的时代,他们常常见到阿兹台克部族人中的小贩在村镇的集市上用犰狳肉换取可可豆。他们也注意到犰狳肉“非常美味可口”。

人们仍然猎取犰狳,取其肉食用,取其皮制成篮筐,但是犰狳主要还是作为科研对象,用来研究遗传学和胚胎学。科学家有可能证明在彻底消灭麻风病的努力中,犰狳可以扮演重要角色。

犰狳是南美洲和中美洲特有的珍稀动物,它主要栖息在树林、草原和沙漠地带。

一年中的任何时候都可繁殖,并且每胎都生4只。九带犰狳是打洞好手,能在两分钟内消失在坚硬的土地里,大部分犰狳居于洞中,夜间出来活动,犰狳长得虽威武,但它们生性胆小,一遇天敌便钻进洞内,如果来不及,便卷成一团,以坚硬的鳞甲保护身体。

犰狳是南新大陆的特有产品动物,长像上十分独特,它是一种洞居动物,在地下掘洞栖身、昼伏夜出。

犰狳均是地栖生活,属夜行性动物,昼伏夜出,是杂食性,多吃甲虫、蠕虫、白蚁、黑蚁、蝗虫、小蜥蜴、鸟蛋、坚果和蛇类等。更有趣的是,犰狳特喜欢吃腐烂的动物尸体,在草原上哪里有死牛、死马及其它动物腐烂的尸体,哪里就有犰狳在打洞,它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这些食物。

白日,犰狳躲在自然形成的洞穴或自掘的洞穴里,洞穴狭窄,截面为圆形,直径大概有8~10英寸,有时可达25英寸长。通常地穴有几处分支,其中的一个终止在一个巢穴处。巢穴里面铺着柔软的树叶和干草。一只能干的犰狳能打几个洞穴,每个又都有几处出口。这些洞口隐藏在树根间、空树干里或堤脚下。

在昆虫食物供不应求时,犰狳就会增加觅食时间,连白天也外出活动。

生长繁殖


  

雌雄犰狳一般占据不同的领地。当夏末交配季节到来时,雄犰狳就出发去寻找雌性配偶。交配后,它们再度分道扬镳。犰狳在孕期有一种独特的生理机能。一个受精卵会很快分裂为独立的两个,然后再分裂为独立的四个。四个受精卵具有丝毫不差的染色体结构。然后这种分裂停止,它们在输卵管中“畅游”一个月左右进入子宫。一般同一胎出生的幼犰狳都具有同一性别。这一现象使科学家有机会研究同一组基因是如何对动物的后代的生长和发育发挥影响的。

小犰狳在每年三月后或四月出生,那时昆虫食物丰饶。出生时的小犰狳身体发育几近完成。除了身体大小,各方面都几乎和成年犰狳一样。它们的甲胄柔软,易于弯曲。随年龄的增加,铠甲会变硬。出生后几个小时,小犰狳就已经可以跟着妈妈去夜袭觅食了,两个月后小犰狳就要断奶各自外出寻找自己的领地去。小犰狳两到三年成熟,除非发生意外,寿命一般为10-15年。

分布范围

这是贫齿目数量最多,分布最广的一个科。包括8属20种。分布于中

美和南美热带森林、草原、半荒漠及温暖的平地和森林。[2]在非洲南部地区(博茨瓦纳)也有出现过。

栖息环境

它们栖息在阿根廷南部到美国南部的草原和森林中。[1]

生存能力

了生存,犰狳除了身上御敌的甲胄外,还有杂食、昼伏夜出和能够栖息在自然界形成的天然洞穴等有利习性。栖息处可以是茂密的灌木丛、草地、荒野,通常还有一处浅塘或泥坑用来浴身。

爬行中,犰狳能翻过电篱,在浅水中跋涉。如果河流较窄,犰狳就深吸一口气,潜进水中,从河底爬上对岸。如果河宽,它就吸入空气,让肠胃涨满,然后游过去。

犰狳会因各种食肉天敌的捕食而夭折。这些天敌包括狗、美国山猫、熊和郊狼。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犰狳会奔向附近的树丛,用浓密的枝条作屏障,或者团成一个紧密的球体。如果有一两分钟的时间进行躲避,它会飞速地刨出一个可以紧紧裹住身体的洞穴,这使得攻击者几乎不可能把它拽出来。

不过,犰狳最大的天敌还是人和车辆。它天生近视,又有上公路觅食死亡猎物的习性,所以它常常会出现在公路上。犰狳所具有的“自然惊吓反应”使情况变得更糟。一受到惊吓,犰狳便向上跳跃,恰恰就撞在途经

车辆的下部。

防御特性

根据动物学家的研究,犰狳在哺乳动物目中,是具备最完善的自然防御能力的动物之一。其防御手段可概括为:“一逃、二堵、三伪装”。

所谓“逃”,即逃跑的速度相当惊人,当它所到处处境危险时,能以极快的速度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到沙土里。别看它的腿短,掘土挖洞的本领却很强,它打洞速度非常快,你骑在马上还看见它,但在下马一瞬间,它已钻到土里去了。

所谓“堵”,就是它逃入土洞以后,用犰狳的尾部盾甲紧紧堵住洞口,好似“挡箭牌”一样,使敌害无法伤害它。

所谓的“伪装”,就是前述的蜷曲法,全身蜷缩成球形,身体被四面八方的“铁甲”所包围,让敌害想咬它也无从入手。

物种分类

犰狳是南美洲和中美洲特有的珍稀动物,它主要栖息在树林、

草原和沙漠地带。犰狳科包括三科,仅余下犰狳科一科。犰狳共有9属21种(有1属1种已灭绝)。动物学家根据它的鳞片环带数目多少,把这个庞大的动物家族分成如下几类:三绊犰狳、六绊犰狳、九绊犰狳。如三条鳞甲带的叫三绊犰狳等。此外还有铠鼹、裸尾犰狳、南美小犰狳、毛犰狳。其中有一种王犰狳(又称大犰狳),其身长可达90cm,尾长50cm,简直有半只猪那么大,属犰狳中的老大。[3]

其他相关

物种漫谈

狳又称“铠鼠”,因为它的体态和形状仿佛是只身披铠甲的大老鼠。犰狳身上的铠甲由许多小骨片组成;每个骨片上长着一层角质物质,异常坚硬。于是,这幅铠甲便成了它们最好的防身武器。每每遇到危险,若来不及逃走或钻入洞中,犰狳便会将全身卷缩成球状,将自己保护起来。虽然犰狳的整个身体都披着坚硬的铠甲,但这却不妨碍它们的正常活动甚至快速奔跑。原来犰狳只有肩部和臀部的骨质鳞片结成整体,如龟壳一般,不能伸缩;而胸背部的鳞片则分成瓣,由筋肉相连,伸缩自如。

除了铠甲,犰狳的另一个防身术是打洞。犰狳的打洞能力极强,这得力于其坚硬的爪。在森林里,经常可以见到大大小小的犰狳洞,根据洞口土质的新旧程度很容易判断动物是否在里面生活。犰狳洞似乎大多分布在森林中比较平缓的地带,不过也有犰狳将家安在特殊的位置。生态站靠发电机提供能源,发电机工作时噪音很大,所以被安置在一块巨大的岩石背后与生态站方向相反的方位。不知后来的什么时候,一只犰狳也看好了这块“风水宝地”,从支撑发电机的木板下挖洞进入岩石下,任凭柴油味熏马达声吵,泰然自若地在里面过起了小日子。

然而有一天,这只犰狳宁静的生活被打破。一个夜晚,发电机方向忽然传来美洲豹的喉声。生态站里听到叫声的人都感到很诧异:一定发生了特殊的事情,因为美洲豹是不轻易吼叫的。第二天清晨,大家跑过去一看,只见发电机底朝上地躺在几米远外,木板也横七竖八地变换了位置。大家猜测,可能是美洲豹追踪犰狳到了这里,前者进了洞,后者不甘心或迁怒于这些障碍物而采取了“破坏”行动。不过美洲豹绝不会每次都扑空,我本人就曾在河边拣到一片新鲜的犰狳铠甲,附近还淌着一摊血并清晰地印迹着几个美洲豹脚印。

我曾经好事地作弄过发电机旁岩石下的犰狳。白天,我趁犰狳在洞中睡觉时将一个捕兽用的笼子安放在它出入的洞口,再用盛柴油的铁筒将两侧严严地堵住。这种笼子是两边开口的,动物一旦走进去触动踏板,两端的活动门就会同时关闭并紧紧地卡住。第二天清晨去查看,笼子是关上了,犰狳却没在当中。我重新安装好笼子。第三个早晨再看,还是如此。如此往复,四个昼夜过去了,我作了妥协,因为我实在不愿意这无辜的生灵死于我的恶作剧。

犰狳习夜行性生活,所以一般不容易被见到。我在森林里和犰狳只有“一面之交”。一天夜晚,我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带上一把昏暗的小头灯到森林边“方便”。刚走进小路口,恍惚中发现有个影子在眼前晃动。我一下子被彻底吓醒了,定神一看,原来是只大犰狳,正在不紧不慢地用口鼻在地上连嗅带舔地觅食。我又惊喜又觉得好笑,正想看个究竟,不料犰狳也猛然间发现了我,身体唰地抬起来,半蹲半坐中两只前爪朝向我。从理论上讲,犰狳不会向人进攻,但谁知道这一只怪兽会不会突发鱼死网破的念头。我僵立地保持一动不动,将昏暗的灯光照着犰狳尖尖的脑袋,真不希望发起一场人兽肉搏战。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实际上只有一两分钟,犰狳可能是挺不住了,猛地一调头钻进了森林。

相关传说

兽名。似菟而鸟嘴,鸱目而蛇尾,见人则装死。古代象占者认为犰狳出现是庄稼有蝗害的征兆。《山海经·东山经·余峨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菟而鸟喙,鸱目蛇尾,见人则眠,名曰犰狳,其鸣自訆,见则螽蝗为败。”晋郭璞注:眠,言佯死也。为败,言伤败田苗。

遗传疾病

长期以来,麻风病被医学界认为只在人类间传播。而2011年4月底,美国研究人员称,美国首例麻风病人可能由犰狳传染而来。

一提犰狳,人们就会想到它的可爱。有些美食家还说,烤犰狳肉是一道美味。路易斯安那州的研究人员发现九带犰狳的更多信息。

美国国家麻风病项目的微生物学主任理查德·杜鲁门称:“大量证据表明,人类通过这种动物染上麻风病的。”相关学术报告已经刊发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wEnglandJournalofMedicine)上,杜鲁门是论文的主创作者。

每年,大概有100至150名人在美国被确诊患有麻风病。尽管很多人曾经去过麻风病流行地区的国家,但是在哪儿受到传染的并不为人所知。

大部分的病患在德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而这两个州也是携带麻风病毒的犰狳出没的地区。杜鲁门说:“我们能提供两者间的联系”。

麻风病由麻风分支杆菌(赖杆菌)(Mycobacteriumleprae)引起,麻风分支杆菌是引起肺结核病的细菌的近亲。通常,麻风病人的皮肤会受损;在严重病例中,患者神经或四肢会受损。

多年以来,对麻风分支杆菌的研究困难重重—由于种种原因,它在全球各地肆虐,很难区分。而这种细菌在实验室培养皿中无法生长。

麻风病有一年的潜伏期,而且发病很慢。麻风病很难传染——只有5%的人类感染过,而甚至他们通常需要近距离反复接触麻风分支杆菌,才会最终患病。过去,麻风病患遭到隔离,群居在麻风病村。国家麻风病项目主任詹姆士·克莱亨布博士说,通过三种抗生素的组合治疗,麻风病完全能治愈。他说,美国约有3600名麻风病患者,生命无忧。

很早以前,科学家就发现:除人类外,犰狳是世界上唯一已知的麻风分支杆菌自然寄主。这种小型哺乳动物发病情况和人类一模一样,最后死于肾脏和肝脏损伤。与人类不同的是,他们更容易患上麻风病:在美国南部部分地区,超过20%的犰狳患病。

确认犰狳将麻风病传染给人类需要强有力的遗传学分析。同时,这也基于近十年丰富数据积累,对采于世界各地的麻风分支杆菌基因的相似性及差异性的对比分析。

科学家已发现麻风病起源于东非或近东地区(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随着人类迁移到欧洲;而近500年,进入非洲和美洲。

动物形象

2012年9月16日。国际足联(FIFA)和巴西世界杯组委会当地时间在巴西环球电视台晚间一档节目中正式揭晓了2014巴西世界杯的吉祥物——犰狳。2012年11月26日,国际足联公布了吉祥物的名字:Fuleco。[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