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动物图片及名称大全,欢迎来到奇妙的动物世界,欢迎光临喜欢动物网!

欢迎小伙伴加入爱动物交流群:186478492  爱动物交流群

  • 红毛猩猩知识
  • 红毛猩猩百科
  • 红毛猩猩资讯

  • 抱歉,该分类下还没有文章!

红毛猩猩 @@@@

红毛猩猩也叫人猿、红猩猩、猩猩,灵长目人科的一属,与猴子最大不同的地方就是没有尾巴,能用手或脚拿东西。马来语和印尼语叫做Orangutan,意思是“森林中的人”。与人类十分相近,与人类基因相似度达96.4%。活动的习性通常不用声音沟通,通常有好几个个体会在同一个区域活动,但彼此不干扰,平均寿命大概40年,平均身高大概171~180厘米左右。属猩猩科,是一种非常珍稀的灵长类动物。人们把红毛猩猩称作世界上最憨态可掬的哺乳类动物。红毛猩猩与大猩猩及黑猩猩一起常常被称为“人类最直系的亲属”。

红毛猩猩只在婆罗洲低地和苏门答腊洲有少量存活,全世界只剩下不到3万只。在马来语中,orang-utan(红毛猩猩)的意思是“森林之人”。尽管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政府都出台了有关法律保护红毛猩猩,但是由于其生存环境正遭到农业生产和砍伐活动的破坏,加上人为捕捉和贩卖,有专家曾预言,如果不加以保护,在2020年之前,红毛猩猩可能会灭绝。

红毛猩猩是一种温驯、聪明有趣、喜恶作剧的动物。红毛猩猩与人类的行为极其相近,故被称作“树林里的妇人”。它们喜欢在树上吊荡,过着逍遥自在的日子。红毛猩猩在婆罗洲的原产地,被称为“森林之人”,只因它们特别喜爱在树上玩耍,并且长得十分像人。多年以来,红毛猩猩不断地被人从树林中捉出来,成为人类听话乖巧的宠物。

[1]

中文学名
红毛猩猩
拉丁学名
PONGOPYGMMAEUS
别称
红猩猩
动物界
脊索动物门
亚门
脊椎动物亚门
哺乳纲
亚纲
真兽亚纲
灵长目
亚目
猿猴亚目
猩猩科
猩猩属
红毛猩猩
分布区域
苏门答腊,婆罗洲
英文名
ORANG-UTAN
性生理期
29天
怀孕期
230~260天

目录

形态特征

红毛猩猩全身长着红褐色的粗长的毛发,只有脸部光滑无毛

。上肢比下肢长,手足的拇指均很短,无尾。雄猩成年后,喉袋会渐渐松弛垂至胸部,脸颊两侧及眼睛上方会长出大块肉瘤般的赘肉,若饲养下体重可达200公斤,成一庞然怪物。幼猩猩肤色金黄,成年猩猩则为深棕色。生活在苏门答腊岛上的红毛猩猩的肤色比婆罗洲红毛猩猩肤色白一些。红毛猩猩双臂细长,全长可达2.25米。双手长而窄,手和脚的拇指均呈相对形状。红毛猩猩直立时高度可达1.5米,雌猩猩最大体重为65公斤,雄性则可达144公斤,血型几乎都是B型。

如有必要,红毛猩猩知道如何装出一副唬人的样子以保卫自己的领地。它往往用夸张的姿势吓退进犯者,比如嘴里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似乎是为了宣告自己的存在和不可侵犯。猩猩发出的这种声音往往在几公里外的地方都能听到。红毛猩猩习惯于在白天觅食,每天夜里都要在离地12-18米的高处筑一个新窝。

红毛猩猩通常过着小群居生活,母猩猩带着数只小猩猩,而雄性则独自散居在附近,仅在发情时回到母猩猩的居住地。母猩猩很尽职地照顾后代,以至于非法捕猎者总是要先射杀母猩猩,才能顺利地捕获小猩猩。捕猎者将它们走私出口到世界各地,特别是东南亚各国以及中国的台湾省。

猩猩的起源

在泰国出土了一千多万年前的大猿化石,可能是红毛猩猩祖先

的亲戚。事实上这个化石只有牙齿,然而却像极了红毛猩猩的牙齿。化石发现者之一的法国Univ.Montpellier的Jean-JacquesJaeger认为它比其它的大猿化石更接近红毛猩猩。被命名为Lufengpithecuschiangmuanensis的大猿可能有七十公斤重,生活在一千三百五十万至一千万年前北泰国的热带森林。伦敦的自然史博物馆的PeterAndrews认为这只是个开端,在东南亚还存在着许多物种。可是Lufengpithecus几乎可以确定不是红毛猩猩的祖先。他和一千万年前分布欧洲和中国的大猿有关,科学家还未能确定它们之间的关系。大多数红毛猩猩的已绝种亲戚只被发现头颅和牙齿,除了在巴基斯坦的Sivapithecus,它们的面貌酷似红毛猩猩,但其它方面则差异甚大。他们的骨骸显示它们像狒狒一样四足行走。Univ.IllinoisinChicago的口腔生物学家JayKelley警告道,牙齿的比较并非是动物关系良好指示,因为很不一样动物也可以长出相似的牙齿。Kelly在南中国发现过Lufengpithecus的另外两个种,他认为那些头颅长得不太像红毛猩猩,而且比泰国的该种年轻了好几百万年。红毛猩猩是唯一已知化石记录的大猿,在非洲尚未发现有黑猩猩和大猩猩的祖先化石。

分布地区

红毛猩猩生活在婆罗洲和苏门答腊岛北部的热带山地森林、低地龙脑香森林、热带泥炭沼森林和热带卫生保健林中。

现发现湿地森林生境生活着高密度的红毛猩猩群;苏门答腊岛北部则有大约9000只红毛猩猩存活,它们主要活动在一个国家公园的四周;另有10000-15000只红毛猩猩生活在婆罗洲岛,主要活动在八个隔离区。

印度尼西亚的苏门答腊岛是世界上密度最大的红毛猩猩聚居地,然而为了种植棕榈树,棕榈油企业大肆非法毁林,让世代栖息在这里的红毛猩猩面临灭绝的危险。[2]

现状

由于森林面积的减少和非法捕猎的猖獗,今天的红毛猩猩已经处于灭绝的边缘。据称全世界仅存5万~6万只红毛猩猩,而它们中有超过3/4居住在苏门达腊和婆罗洲岛上。根据国际人猿基金会的历史数据,红毛猩猩的数量在整个东南亚曾经数以十万计,其中估计7000~7500只住在印度尼西亚苏门达腊岛上。在过去20年中,红毛猩猩赖以生存的森林林地约有80%被砍伐或者烧毁。它已被世界保育联盟认定为严重濒临物种,从事野生生物保护的研究人员预测,若对偷猎活动和环境毁坏不加制止,全世界最大的野生红毛猩猩群将于10年后绝种。

习性

红毛猩分类学猩一生的寿命约30年,他们的社会

属于一夫多妻,大多居住于热带雨林及湿地林中,从高高的树冠部到较低的树枝都是它们的活动范围,在夜晚它们会于树上折取树枝铺设成简单的巢睡觉,而且每个巢只使用一次。在树上活动时,通常手脚并用缓慢的移动,在地上行走时亦是四肢着地,由于行动缓慢,每天顶多仅移动约一公里,不垂直跳跃,和活泼敏捷的黑猩猩相比大异其趣,它们也不太爱发出声音,相当安静,尤其是成长后的雄猩猩常静坐不动,像个大哲学家,因此马来语称之为“森林之人”。(有一种说法是:印尼传说认为,猩猩是重新回到森林中生活的人类。它们害怕抓住后被迫去做苦役,所以假装不会说话)它们通常营小群生活,群体的构成通常由母猿带数只猿组成。公猿平时单独散居他处,仅于发情时才会前来与母猿交配,在交配完后就拍拍屁股走人,剩下母猩猩单独将小猩猩抚养长大。母猩猩在抚养期间,便不再和其他公猩猩交配,抚养的时间大概七年左右,因此一只母红毛猩猩一生顶多生三次。由于红毛猩猩数量本来就不多,再加上人类对森林的开发和乱抓红毛猩猩,而且捕捉红毛猩猩,通常需先杀死母猩猩,极为残忍,使得红毛猩猩原产地数量已濒临绝种,在国际上已受到严格的保护。


  

食性

食物偏向素食,如果实,树叶,竹笋等,也吃鸟蛋,果实之中特别喜食榴莲。

曙光

康复中心

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两国正做出积极努力挽救这些动物,位于马来西亚婆罗洲的西必洛(SEPILOK)红毛猩猩康复中心正是一系列拯救计划的一部分。从1964年起,这个康复中心就开始收救和保护红毛猩猩,教导幼年猩猩攀爬的技巧,今天的西必洛已经成为马来西亚旅游和环境发展部直属的野生动物保护机构。

人猿生存基金会

婆罗洲人猿生存基金会(BOS)也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该组织成立于1991年,一些印度尼西亚的上层人士和荷兰皇室推动促成了这一组织的成立。宗旨在于向公众介绍红毛猩猩,推动拯救和保护红毛猩猩栖息地,通过信息传播和教育宣传计划来提高公众对保护红毛猩猩的意识。在苏门达腊和婆罗洲的许多红毛猩猩栖息地,都可以看到基金会的专家和雇员的身影,丹麦人劳娜正是其中之一。

婆罗洲尼亚鲁曼藤

劳娜是基金会在婆罗洲尼亚鲁曼藤(NyaruMenteng)的分支结构负责人。那里收养了3000多只灵长目动物,其中有上百只是幼崽。这些被救助的动物主要来自政府部门的解救和森林大火中搜救出来的幸存者。当地的农民为了种植经济价值较高的棕榄,不惜烧毁原有的森林,2005年8月,由当地土地占有者们所蓄意点燃的一场大火,使得基金会收养的猩猩数量成倍增加。这些现实,令劳娜以及她的同事们痛心不已。

成就

人们只需坐在直升飞机上飞一小圈,就可以把当地森林流失的严

重程度尽收眼底了。昔日苍翠茂密的大片森林,如今不复存在,已然化作了如棋盘般规整的赭石色的或者绿色的一块块方格田。这是油棕榈植被的典型景象。油棕榈的大面积种植自20世纪60年代起在马来西亚开始得以流行,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蔓延到印度尼西亚等亚洲其它地方以及南美洲国家。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FMI),世界银行以及一些出口信贷机构所推出的多种多样的贷款服务和项目合作激励当地人们大量的种植这种农业作物,然而却没有预见到它所带来的毁灭性隐患。从1997年到1998年间,70%的大型火灾都是土地开发商们为了缩减开垦土地的成本费用而蓄意点燃的。事情败露之后,他们非但没有被有关当局逮捕,还继续采取这种毁灭性的手段牟取巨额利润而不受任何惩治。森林,猩猩们赖以生存的栖居所,正被大火侵吞。

大火使得森林中的许多猩猩产生脱水,得上呼吸道疾病并且食物匮乏,甚至留下永远的伤害。尼亚鲁曼藤猩猩保育中心的工作人员在大火后拯救受伤的猩猩,将它们转移到安全的地区,收养那些成为孤儿的幼崽,而这些努力在不法分子的大火面前显得脆弱。

令人们感到欣慰的是,当地政府和一些国际机构都看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例如2006年底,美国与印尼政府在打击非法的原木砍伐活动中达成一致,并签署了协议。希望这些努力,能最终保住红毛猩猩最后的家园。

战争

动物走私犯罪

红毛猩猩的另一个巨大的威胁,就是动物走私犯罪。

如今珍稀动物走私已成为世界第三大跨国犯罪活动,它像毒品和军火一样有自己庞大的体系。另一个动物物种资源极其丰富的国家巴西调查发现,每年从巴西被盗卖的动物高达3800万只,这些动物大多流入发达国家的黑市,经加工变成各种奢侈品、补品又或者被当作有钱人的宠物。这些盗卖分子的黑手没有放过可爱的红毛猩猩。每年都有将近1000只红毛猩猩被职业的偷猎者、走私犯,甚至农场的工人偷偷的盗卖出国。泰国、台湾地区以及其他的一些亚太地区都有红毛猩猩的黑市。CNN的记者发现,在印尼的黑市上,只需要合人民币约1.6万元就可以得到一只可爱的红毛猩猩,而当地的居民对此习以为常。

泰国娱乐用品公司

泰国的娱乐用品公司企图为顾客们提供有生命的长毛绒玩具,使其成为走私幼猩猩最终的大买家。他们滥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所颁发的执照,通过对海关进行贿赂,以及其他的暗箱操作,长期从事这样肮脏的生意。2003年9月,100多只非法走私入境的猩猩在曼谷城郊的一处大公园--萨法里世界被发现。在那里,它们在进行拳击比赛的表演,引来大量路过的游客驻足观看。

私养宠物

如果说这样半公开的表演伤害了红毛猩猩,那么那些偷偷饲养红毛猩猩做为宠物的事情就更无法统计了。在国际走私市场上,红毛猩猩不是最贵的,比它还贵的例如金刚鹦鹉,巨蜥以及一些珍稀的鱼类高达上万美元。这些动物被当作宠物收养在一些私人的动物园,甚至就是稍微宽敞一点的庭院里。收养者自以为爱好动物,但动物保护主义者认为,这样的收养行为助长了走私犯的猖獗,培养起一个巨大的全球范围内的动物走私黑市。这样的收养行为十分的隐蔽,仅有少数的行为会被揭发出来。对于类似的事情,基金会的专家们也十分的无奈,他们只能通过不断的呼吁来教育人们停止非法饲养红毛猩猩的行为。

呼救

台湾走私事件

公元2000年,人类进入光明灿烂的千禧年,不过,在千禧年当中,台湾却发生了两件发人省思的野生动物保育事件。其中之一就是,在7月11日,高雄海关发现一艘来自越南的渔船,走私了17只刚出生不久的黄金颊长臂猿、猪尾狝猴和截尾狝猴等保育类小猿猴。它们弱小的身躯塞满了小鸟笼子,仿佛还在颤抖,双眼不时闪烁着慌张、惊恐的情绪,却怎么也想不到它们已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距离家乡好遥远,也从此失去了母亲温柔的怀抱。

另一个事件是,高雄县警方在美浓镇一家山货店中,发现了一只台湾黑熊的四个断掌、一个狝猴的头颅,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动物学家已经很少在山区目睹台湾黑熊的行踪,如今这样罕见的保育类动物,却在一般老饕最爱的山货店中出现,对于这几年各界推动的保育观念,无疑是个当头棒喝,更是个让保育人士需要更加努力的惕励。

岛内违法贩售

似这种不论是从外地走私保育类动物到台湾,还是在岛内违法贩售、宰杀保育类野生动物的案件,多年来都陆续发生。例如,15年前就曾发生过一阵小红毛猩猩的走私热潮,而造成这些原产于东南亚婆罗洲热带雨林中的巨猿,在台湾饲养热潮的始作俑者之一,竟然是一个在当时颇受欢迎、适合阖家观赏、富社会教育的娱乐性质的电视节目;在那个节目中,为了增加噱头,制作单位特别“聘请”了一只幼年的红毛猩猩担任“助理”,使得红毛猩猩在台湾一炮而红。

宰杀保育类野生动物

据估计,在此后的六七年当中,受到部分民众趋之若鹜的刺激,台湾的宠物市场约计走私进口了近千只的红毛猩猩婴儿。不过,因为在自然状况下,新生的红毛猩猩会随时紧紧地抱在母亲胸前,受到母亲充分的照顾和呵护,因此,当在野外捕捉红毛猩猩的婴儿时,就必须先除去它的母亲和另外2到3只共同活动的成年或半成年的红毛猩猩。另外,因为这是犯法的走私行为,这些动物往往都被成堆地塞在很小的盒子中,在长时间缺食、缺水和四肢缺乏伸展空间的情形下,3/4左右的个体在运送途中就因为饥饿、脱水或相互攻击、撕咬而死亡,真正到达台湾宠物爱好者手中的个体可能还不到200只。

换句话说,在那短短的数年中,台湾令人称羡的经济实力就造成了约4000到5000只,或更多的红毛猩猩消失于它们热带雨林的家。对于这样一种野外族群数量已不超过1万只的濒临绝种的动物而言,我们的“消费”能力实在令人汗颜!即使是那不到200只幸运抵达台湾的个体,超过一半以上也都在饲主没有经验和对动物没有充分了解的情形下,因为不当的照顾而死亡,死亡的原因多半为长期严重的营养缺乏,或传染性疾病,例如感冒、肺炎、肺结核、肝炎等。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那些少数侥幸存活到今天的红毛猩猩们,已经10多岁了,也因为生理和体型的逐渐成熟,都将难逃被饲主抛弃的命运。因为,许多当年为了好奇、时髦而购买红毛猩猩的民众,都不知道这个可爱、无助又黏人的小家伙可以活到四五十岁,有一天会长成为五六十,甚至100公斤以上的庞然大物,也不知道它们的力量是人类的7到10倍以上,更不知道它们其实是一种非常聪明而且不甘寂寞、破坏力极强的动物。

虽然岛内饲养红毛猩猩的热潮已经消退,大量走私的诱因也消失了,但随之而来的弃养风潮,势必又将造成台湾社会另一波的负担。

事实上,包括红毛猩猩在内的所有猿猴类动物,都不适合作为宠物,除了前述长成之后随之而来的问题外,也因为它们与人类同属灵长目,在血源上极为相近,因此在疾病和寄生虫的感染上,也会有相当的互通性,长期密切接触对双方都不好。而对大多数的人来说,所有的野生动物都不会是理想的宠物,因为大家对这些动物的生活习性了解都不够。据估计,岛内约有上万只的狝猴、红毛猩猩、长臂猿、老虎、熊、鹦鹉、变色龙、巨蜥、象龟等野生动物被人当成宠物饲养着,而这些均肇因于台湾人争奇斗艳饲养宠物的不当风气。同时,我们已经可以预见未来这些动物遭弃养的问题了。

如今,又出现了一批走私的小猿猴,是不是代表着新一波的猿猴走私热潮来临?如何建构好台湾保育工作的完整网络,与其他地区合作,共同阻止野生动物的走私,防止这类悲剧一再的发生,值得大家深思。不过,就像英国文学家狄更斯在著名的小说《双城记》所说,“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台湾在千禧年虽然发生17只小猿猴走私,以及台湾黑熊被断掌的事件,但是希望“危机就是转机”,或许在大家的努力下,这些小猿猴有一天会回到自己的家乡,同时,不再有更多的小猿猴被迫离开广阔的大自然,离开自己母亲温暖的怀抱。[2]